陈世强律师Dr. Hugo Chan – 中国梦 – 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  2016年12月1日

作为香港基督徒的职场领袖,我们看见中国向着一带一路国家不同信仰体系进行交往时,正面对着某种程度上的「宗教风险」。这情况需要一个相应的「信仰渠道」………….

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

作为香港基督徒的职场领袖,我们看见中国向着一带一路国家不同信仰体系进行交往时,正面对着某种程度上的「宗教风险」。这情况需要一个相应的「信仰渠道」的产生。由于基督徒在喜爱广传福音的宣教文化下,对其他宗教的研究和认识是比较有兴趣和广泛的。加上,香港的基督徒职场群体大都是国际接轨的,而差不多在每个国家都会有教会和职场团契。特别是像我们FGB商人团契,有超过60年在百多个国家发展事工的经验,这种「国际网络」的人脉和知识,对中国向一带一路「走出去」方面是可以扮演一个重要角色的。譬如,透过香港组织一带一路国家的基督徒商人团契,特别是东盟国家的基督徒华侨领袖,和中国的工商团契的更多交流,必能帮助中国企业更有效的进入该等国家的专业、商业、政府及文化群体当中。

基督教和好的职事

圣经教导门徒在人际和族群中作和好的工作。近年在香港亚洲博览会举行了几次的「回家」大型国际聚会,目睹了列国原住民和外来人的和好,八国联军后裔民间代表向中国人认罪,日本人向中国人认罪及和好等都是意义重大的先知性行动。最近两年在耶稣撒冷举行的大会,过了半数参加者是华人,见证了犹太人和阿拉伯领袖的和好和结盟。这表明了基督徒在中东地区回教国家的服事是带着盼望和前瞻性的。在一带一路上,特别是面向中亚和中东地区回教国家,基督徒企业家凭着使命感和爱心带领的投资和商业活动日渐增加。一带一路战略的五方面交流相通,四个方面都是与基督徒企业家有关系的。故此,中国和香港的基督徒专业人士,中小企业和投资者理当积极参与,加强中国在走出去方面的「原力量」或「软实力」,扩大国际联系。

并且,我们希望透过传递一些较成熟和经历试验的价值观,在帮助中国本色化的教会和职场事奉的建设上作出贡献。属灵的洞见不一定要是宗教化的理论。真正的属灵在于它的实践性。

塞鲁士(古列)王时刻

国际性事件正快速地按照上帝永恒的目的展开。凡事皆按着上帝的季节和时间表及先知性的预言推进。波斯王朝的古列王出生前一百多年,先知以赛亚便预言古列会重建耶路撒冷。他虽然不认识上帝,但上帝说要膏抹他来释放上帝被掳之民,差他们往西边方向去,回到耶路撒冷。(以赛亚书45:13)

今日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也正是一个塞鲁士王的时刻,是预备我们走上西行之旅,去祝福列国和以色列国。

今天,作为香港的基督徒职场领袖,我认为我们对国家在中国梦和一带一路上的表述应该是以圣经为根据,但要采用文化,经济,社会和地缘政治类的表达和解释。我们可以在其中扮演一个积极角色。然而,我们需要约瑟和但以理来替王解梦,尼希米来建城墙,以斯拉来教导,所罗巴伯来做开路先锋,更有些人要扮演以斯帖的角色勇敢地对王说话。

解梦者和方案提供者

我们当中有些人需要禁食祷告,有些需要去到靠近王宫的地方,如同末底改一样,帮助王化解危机。我们需要明白中国领导层正在发生的事情,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及所面对的问题。我们需要求上帝兴起末底改,以斯帖,约瑟,但以理,尼希米,所罗巴伯,及以斯拉等类的人物。像上述人物一样,我们是解梦者和提供解决方案者。

中国梦和新丝路

今日的中国领导人有一个「中国梦」及一个「一带一路」的异象,但他们可能没有具体的细节。在神永恒的计划中,我们可以寻找到细节和解释。我们需要求问上帝有关细节。中国梦的解读是什么?一带一路的解读又是什么?在这些历史发展进程中先知性的话语又该如何解读?我们也要参与到这个异象的实施中去。

古丝绸之路的历史揭示

在一带一路的发展过程中,古丝路的历史研究结论及其重要性会显明出来。除了贸易和文化方面受惠之外,天国的福音从古丝路在历史上带给中国的祝福和贡献也会更加清晰起来。新丝路是旧丝路的啓示和延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