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强律师 Dr. Hugo Chan – 中国梦 – 万国一家、列国得福   2016年12月1日

圣经说,我们求父,祂会将列国赐给我们为基业。(诗篇2:8)中国在过去的年间一直在祝福周边国家。尽管在15世纪时中国已拥有先进的航海技术……

內容圖片及文字:

万国一家、列国得福

圣经说我们是万国一家。我们都是从上帝那里领受产业的儿女。

 

「地的四极都要思念耶和华,并且归顺祂;列国的万族(the families of nations)都要在祢面前敬拜。」(诗篇22:27)

 

圣经说,我们求父,祂会将列国赐给我们为基业。(诗篇2:8)中国在过去的年间一直在祝福周边国家。尽管在15世纪时中国已拥有先进的航海技术并已到访许多海外国家,但中国始终没有殖民其他国家而只是用我们的文明来影响他们。中国之后在过去的两百年因为骄傲和闭关锁国而落后了,也失去了欧美国家那样的发展机会。

英国殖民者曾经侵略过很多国家。美国凭借着自己的财富和军事力量称霸全球。中国过去没有这样做过,将来也不应该这样。旧丝绸之路实际上是中国昔日荣耀的彰显。今天我们要让昔日的荣耀重新焕发活力。

这如同当年塞鲁士王差派犹太人重建以色列国先前的荣耀,中国也会因着支持以色列而在经济、社会和灵性层面上被上帝祝福。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

我们现正在寻求一套自己的核心价值观和国家建设之本。犹太-基督教的圣经原则已在过去的2000年间被证明是每一个进步繁荣国家核心价值的根基。

这些都是历史,所以我们要鼓励中国领导人要接纳历史的、经济的和政治层面的惠利,把圣经的价值观作为中国的核心价值观。同时也告诉中国,圣经的预言是历史的隐藏,而世界历史是预言的彰显。

属灵的觉醒带来经济的复兴

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史无前例的经济发展和属灵觉醒。中国有世界上成长最快的教会,属灵的觉醒往往会带来经济的复兴,这也是过去2000年的历史,中国的崛起及美国的相对衰落说明了这一点。一个国家的繁荣和命定也取决于这些国家与以色列的关系和圣经的价值观。如果你和以色列有着良好的关系,你就蒙福,反之则被咒诅,这是一个关键的根基。

当我们观察欧洲和美国的情形,我们可以看到在道德和经济上衰落的国家。他们经历这个相对的衰落是因为离开了其根基。

重建大卫倒塌的帐幕

所以,我们需要帮助中国回到我们古老的根基及建立新的根基。中国的根基并非只是儒家,也包括敬天和上帝。我认为犹太-基督教对中国过去4000年的影响深远,我们必须回到过去和根源。重新焕发昔日中国的荣耀,也意味着恢复或重建「大卫倒塌的帐幕」,即是恢复希伯来思维、敬拜的意义和初期教会职场事奉的功能和实践。

(阿摩司书9:11,使徒行传15:16-17) 正如经上所写的:「此后,我要回来,重新修造大卫倒塌的帐幕,把那破坏的重新修造建立起来。」(使徒行传15:16)

我们需要研究早期教会和中国教会的相同之处,及为什么早期教会在头三百年间可以影响世界,而接下来的1800年间却是世界在影响教会? 早期的教会是靠建筑和节目吗?还是以家庭和职场为中心焦点?教会和职场是两个生活环境吗?还是两者实际上均是同一所指,是关于人的?

所以,一个重要的圣经啓示就是恢复大卫倒塌的帐幕。这也是为什么职场是如此重要的原因。恢复大卫倒塌的帐幕意味着在属灵层面重新发现敬拜、祷告和讃美。其次是重新发现职场的功能, 也意味着「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来服事和敬拜上帝。」这是「保罗,亚居拉和百基拉」的模式,这是早期教会的模式。中国的教会类似早期教会-有政府的管制,少有建筑和制度性的节目。早期的教会影响和使当时的世界变得更好。我们应该让职场的基督徒操练他们的信心和行为,而不是关注在建筑物,节目和制度上的宗教活动。今天有上亿的国内信徒,他们中间的大多数是在家庭教会或职场操练他们的信仰,这和早期教会很类似。

作为香港的职场领袖,我们具有国家观念,国度胸怀,和国际视野。我们可以很确切地说,每一位在日常生活中坚守圣经价值观,建立坚固家庭与和谐企业,具备良好商业伦理和服务社区的人,他们是中国最好的公民。

我们需要建立核心价值,而不是单单强调教会增长及保护我们宗教权利的需要,以帮助中国明白在核心价值方面的需要,我们可以建立和推荐案例。

阿摩司书9章11节和使徒行传15章16-17节,是我们重建大卫倒塌帐幕的圣经根据。当初代教会的使徒们把福音广传到外邦人时,就强调这是上帝在末世将要做的。「大卫的帐幕」象征着信徒皆祭司,全民皆兵,在七个主要文化山头和文化塑造之城门上把关,和「工作就是敬拜」,「事业就是事奉」的观念。这也是中国的基督徒和全球的基督徒应当如此行的。

中国在贯彻实施一带一路的战略时,可以扮演祝福世界的角色。你出口给列国的是什么呢?只是水泥吗?人民币?高铁?不单单是这些,单靠它们不能建立国家!你需要帮助他们建立好的核心价值观,好的商业伦理,好的家庭关系:天国文化!

中国的宗教走出去战略

这些天国文化应该是中国的软实力,包括习近平主席所说的「民心相通」。中国文化对世界的贡献应该不只是孔儒。中国最近发表了「中国宗教走出去战略」,所以犹太-基督教文化也应该有所贡献。我们应该在中国建立本色化的基督教信仰。正如中国宗教官员所建议的,中国教会应该「对外面的世界讲好故事,发好声音。」所以我们应该搜集中国职场领袖最好的故事和最好的声音:和睦家庭、成功企业、良好雇主、良好关系、贡献世界经济、提供就业机会和维护国家稳定。我们需要做一些案例研究,建立广泛的基础。

守城者之间的盟约关系
我们今年举办的「全球华人基督徒商界领导力高峰论坛」及聚焦四项属灵接轨(中以连接、中港连接、跨代连接及中美连接)的原因,就是为了提供这样一个平台,通过在各文化城门的守护者之间的盟约关系,我们从上帝那里领受有关国家建设的具体啓示。我们需要在职场门训和门训列国方面加强和深化关系,并找出优先次序。我们想把中港的角色及香港下一代的角色等放在首要位置上。

香港的角色

举例来说,作为香港的领袖,我们首先把香港看作中国的一个策略平台,无论是在金融领域、专业服务、文化整合、现代文化及中国国际化方面,这是关乎命定和身份。回顾一下基督教会是如何帮助香港建立了教育、医疗及社会架构。

我们这样定位之后,再来看中以接轨的层面。犹太智慧及思维方式所带来的惠利和上帝祝福以色列的应许。创新与科技也是一把钥匙。这些是关于克服「贫穷之灵」的思维范式,犹太智慧和基督徒在创造、管理、运用财富和家族传承等方面的传统。

跨代连结和传承

然后,我们谈到我们的下一代,跨代连结,因为中国需要下一代,就像香港需要我们的下一代一样。我们需要寻求上帝关于如何克服「孤儿的灵」和「叛逆的灵」。这方面的真理可以包装成为家庭价值观、公民服从、顺服权柄和品格教育。明白为父之心和积极主动的父亲观念也很关键。

承受属灵产业

最后关于中美合作方面,尤其是中国承接美国宝贵的属灵产业是一个关键。为了使上帝永恒的目的在末世得以应验,中美之间的属灵接轨至关重要。同样重要的是,年轻的中国教会要从成熟的美国教会那里接收属灵产业。如同以利亚和以利沙,美国要和中国同行,而并非只是交棒,以帮助中国在这个季节承受从上帝那里来的一份产业。大学之间的合作,特别是与美国主要基督教大学的合作应该得到鼓励。我们应该研究像司徒雷登这样的美国教育家,他们对中国的高等教育建设贡献良多。一个健康的中美关系,而非对抗,会让整个世界受益。有些健康的竞争是好的,但中美两国千万不能单纯从地缘政治和经济角度来看问题,彼此视对方为威胁。

刚刚在香港举办的「全球华人基督徒商界领导力高峰论坛」在这四个主要方面已有啓动。我们有一个框架和一些圣经根基。在关系方面,我们要继续培育各界别的守城者。我们将一起发展出一个门训的模型及转化的命题。

        

愿上帝继续赐给我们灵感、啓示和知识,让我们在这些历史的时刻扩展祂的国度并荣耀祂的名。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