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屬靈接軌上神的秘密戰略 [美國國家禱告早餐會2016]

Hugo陳世強律師 2016年4月4日

Hugo陳世強總監在今年2月4日應邀出席在美國舉行的第64屆國家祈禱早餐會,並在其商界領袖聚會中分享資訊,題目是「中美屬靈接軌上神的秘密戰略」。美國總統每年都出席國家祈禱早餐會,三千賓客來自世界各國,與一群愛主的州長、議員、將領、法官及商界領袖同心禱告及見證耶穌。以下是Hugo分享的資訊內容撮要。

我們今天活在關鍵和令人興奮的歷史時刻中,每天發生的世界新聞正在快速地將神永恆的計劃一幕一幕的揭開。中國和美國雖有著不同的世界觀和制度,但是對整個世界的將來共同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

轉換操作系統
過去30多年,透過我律師的專業,作長老創辦教會和商人團契的事奉,我穿插在商業、教會和職場服事的三個不同的世界和文化當中。我盼望尋找到聖靈在末後的日子賜下的復興新皮袋。

今天我最大的負擔是找出如何將地方教會系統中的門徒訓練過程轉移到家庭和工作場所。教會是人,並不是建築物和聚會及程序。基督的大使命是叫我們去使列國萬民作主的門徒,意思是透過我們的家庭和事業的見證,作成神國的事工,並去改變我們四周的文化。要成就這事,我們必須回到神面前,回到家中和回到辦公室。我深信除非我們這樣做,我們只會有可能贏得一些宗教聚會,卻輸了社會的影響。

因此,我今天的分享是和我個人生命旅程有關,並從在家庭、工作和信仰活動上尋找一個整合和全人服事的生活方式的角度出發的。我亦會重點分享對在座各位都有興趣的四大方面我個人的一些看見。首先,美國和中國屬靈上的接軌的重要。第二,中國大陸教會和在以色列開始的初期教會的屬靈對稱,並希伯來思維在基督徒生命中的恢復。第三,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的屬靈意義和列國的參與。第四,美國可以傳承給中國的屬靈產業,特別是成全其職場在末後的日子的命定。

陳世強律師在商界領袖聚會分享[中美關係和四個屬靈的接軌]

神國的恢復
耶穌升天之前,他的門徒問祂:「主啊,你將國度恢復給以色列,就在這時候嗎?」今天,我們在我們自己的國家也在問同樣的問題,因為我們每天都向天父禱告,說「願你的國度降臨!」我相信主這方面對我們的答覆是愈來愈清楚及容易明白。這些年,聖靈復興了一些神國度的真理,大都是關乎家庭、產業和盟約關係的。列國就像神家眾子一般,開始回到父親那裡。透過這些失去了的真理的恢復,父將祂為父的心和作兒子承受產業的福分顯明出來。領袖生跟隨者,但父親生兒子。只有兒子能承受產業。以色列是神的長子,列國都是祂的兒子。美國在過去兩百多年從主承受了一個極豐富的屬靈產業。美國因此成為了一個偉大的國家,肩負著將神國和聖經的價值觀、文化和知識教導列國的帶領角色。神亦同時將物質上的富足賜給美國。歴史告訴我們,屬靈的復興必定帶來經濟的振興。

中美的屬靈接軌
於1950年代,從海外到中國大陸的傳道人都必須離開。從那時到今天,中國基督徒的數目增加了一百倍。按估計,中國有數千到一億的信徒,而中國的教會是全世界增長最快的教會。從極度貧窮的貧賤不能屈,到嚴峻逼迫下的威武不能移,到今天日漸富裕的富貴不能淫,中國大陸的教會正在茁壯成長。中國在過去的三十年,從一個貧窮的發展中國家變成全球第二並可能第一最大的經濟體系。中國進到在父神眼裡所預備的命定的時候到了。在這方面,美國有一個關鍵的角色。因為中國經濟力量的崛起,有些人是用負面和帶有對抗的角度來看中美關係。不過,為了在歷史上成就神的永恆計劃,我相信主會促使中美兩國愈來愈多協作和互補,特別是透過商界和教育界的群體的相互往來。因此,透過基督徒職場領袖的互動帶來中美兩國緊密的屬靈接軌,乃是今天的一個大的需要。最近,在美國的一位中國專家Dr. Michael Pilsbury寫了一本書,名為「一百年的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作為全球超級強國的秘密策略」。若我要寫一本類似的書,我會稱它為「一百年的馬拉松:中美屬靈接軌上神的秘密戰略」

中國和以色列的屬靈對稱
在1948年,經歷了兩千年的亡國後,以色列復國了。忽然間,神的國度、律法、希伯來語和文化,並所有上帝透過聖經啟示給猶太人的一切,好像變得具體和容易理解。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那日子見證了中國,作為一個有悠長歷史的文化大國從之前過百年所受的極度恥辱中,開始復興原有的榮耀了。過去的30多年,中國幫助了近6億人脫離貧窮。今天,中國是一個國家和個人資本主義的混合體,我們稱之為有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中國大陸的中產階級正在積聚和管理著全球相當大的財富。

中國和以色列都是既年輕又有最悠久歷史文化的國家。兩個民族的價值觀都強調家庭和教育。初期教會基本上是由猶太人和以希伯來思維建立的。初代門徒的教會不是以建築物和有程式的聚會為焦點的。他們就是前鋪後居的一個職場,而這群老百姓卻改變了當代整個世界的文化。今天中國大陸的教會和初期教會很相似,就是兩者都有政府的管制,有一個高度組織性的會堂體系並一套宗教政策和法律。雖然有限制,但是中國教會卻在艱難中,透過信徒在家庭和職場裡的禱告,權能佈道和火熱的見證,不斷的增長。

中國的憲法保障人民有宗教的自由。在中國的宗教政策下,基督徒有自由在已經登記的宗教場所內舉行教會及宗教活動,對海外教會組織在中國的活動和對中國信徒來說,原則是「互不隸屬」和「互不干涉」,目的是建立中國本色化的教會。中國政府最關心的不是基督教信仰主體內容的傳播,而是否有人借宗教名義做一些影響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的活動。在過去的日子,我學會了對政府和官員在執行宗教政策上的尊重。因此,我有很多機會和政府在這方面深入溝通,並彼此合作,幫助中國大陸的信徒建立有中國特色的本土化教會和商人團契。尊重帶來溝通,溝通帶來信任。

有一點中國教會和歐美教會不同的,就是中國教會基本上沒有「替代神學」影響。中國的信徒沒有一套思想是教導大家基督的教會已經取替了以色列,並且神已經棄絕了猶太人。中國的信徒普遍認為以色列是他們信仰的根源,而且相信和以色列接軌是重要的。大約在1943年,當猶太人遭遇納粹大屠殺並被列國拒諸門外之時,超過兩萬名猶太難民在上海得到庇護。神說誰祝福以色列祂便賜福誰。今天,上海成為一個富裕的世界級金融城市絕對不是偶然的事。

聖經告訴我們天必留著耶穌,直到萬物復興。其中一樣神在恢復的,就是對希伯來思維的認識。希伯來思維與希臘人的思維大不相同。希伯來思維的世界觀看家庭、工作和宗教活動全部都是對上帝的敬拜,乃是聖潔的服事。希臘人思維深深的影響了全世界的教育和宗教系統,但這世界觀卻是兩元的,即是分開聖潔和世俗的。在希臘思維下,宗教和注重心靈的活動是聖潔和有崇高價值,而家庭生活,體力勞動及工作是世俗和較為沒有價值的事情。希伯來思維是全人及整合性的,而希臘思維則是將生活分割成為不同的世界和領域。一個恢復過來的希伯來思維能夠幫助我們看家庭生活及工作職業為與宗教活動有相同價值的敬拜事奉。這種思維上的改變是我個人生命旅程的經歷,亦是我選擇將教會長老職分交給別人並回應神給我首要的呼召,作一名律師和生意人。如今,我明白到家庭是我最重要的見證,而我的事業就是事奉。這兩範疇是在鍛鍊品格和門徒訓練方面最合宜的。只有健全的家庭和有道德的生意才能改變世界。

與 John McCain 參議員合照

 

中國的一帶一路策略的屬靈意義
近年中國政府推動一個名為「一帶一路」的經濟策略,目的是鼓勵中國的政府和商人,沿著直通歐洲的陸上絲綢之路的經濟帶並海上絲綢之路的六十六個國家,進行在政策、貨幣、運輸、貿易和文化上的互動。我相信這個策略的屬靈意義,是超越了其表面上的經濟和地緣政治的影響力。因為差派商人踏上這西行之旅,中國政府扮演的角色,是如同波斯王古列差派猶太人回到耶路撒冷重建聖殿一樣。面對一帶一路下六十六個國家的交流互動,中國明白到在某些程度上「軟實力」的缺乏,就是關乎文化和信仰上對這些國家的影響力和說服力。中國的宗教管理局,為配合一帶一路戰略,最近出版了一本名為「中國宗教走出去戰略」的書,目的是鼓勵中國的主要宗教,包括基督宗教,好好建立有中國本色化特色的宗教主體,並向外國講好故事和發好聲音。在這個中國宗教走出去戰略下,基督徒的職場領袖,作為政府鼓勵往這些國家去交流互動的商業及專業群體的一部分,特別應該趁著這黃金機會積極參與在其中,並作出貢獻。我認為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列國中的職場領袖應該為這事禱告並參與這交流互動的平台。

前幾個月,我應中國政府的邀請參與主持了兩個在上海舉行的基督教論壇,參加者有政府官員、學者、教會和商界領袖。其中探討的題目之一,就是職場領袖在「一帶一路」下的功能和角色。在神奇妙智慧的安排下,中國的「一帶一路」策略,在方向和文化互動交流的層面上,和基督的大使命和將福音傳回到耶路撒冷接軌了。

美國屬靈的產業傳承給中國
最後,我認為從神領受了豐盛屬靈產業的美國基督的身體,是有責任將這分產業傳承給中國年青的信徒的。這事情當然是必須從神的永恆計劃的角度來看的,因為神看列國都是祂的兒子,祂的家庭和產業。神的計劃,就是每一個國家都能走進神為他預備了作為神兒子的命定。因此,中美兩國的關係,為神的國度降臨在地上的緣故,必須從一個超越本身國家民族和經濟角度來看待。中美的對話,就好像年青的門徒以利沙來到偉大的先知以利亞面前說話一樣。以利亞說:「你要我為你作什麼,你只管求我。」這是一個有為父之心並願意傳承產業的人發出的話語。當以利沙回答說他想得著雙倍的產業時,這就好像中國對美國說,不久的將來,中國經濟的總量將會是美國的雙倍一樣。以利亞對以利沙說:「你若看見我怎樣被接去,你就必得著。」當美國成為別人看得見的榜樣時,美國就能傳承產業給下一個世代。

我的禱告是美國的教會以一顆為父的心來傳承產業給中國年青及成長中的教會,並兩者一同走進神的命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