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名字叫許志偉,朋友喜歡叫我“阿Tim”。80後,是個”廢青”,會考攞2分的”驕人”成績。日日只係掛住彈結他,睇youtube,玩facebook,上淘寶。但一次的機遇我和太太做起腦細(老闆)來,我地很喜歡聘用被社會標籤為“廢青”的90後,同這些 “廢青”走埋一起加埋耶穌,又唔知點解公司又發展得不錯。

我是第三代基督徒,在教會長大。自小反叛無心向學,以搗亂課堂秩序為己任,教會生活永遠都是破壞導師的計劃,搞亂主日學老師的教程。

由於家庭經濟環境欠佳,自然沒有資源和機會發展學校以外的技能。在香港這種單一的教育制度下,對學習完全提不起勁的我,成績自然一落千丈。中五會考只有“2分”的成績,結果失去了升學的機會。

絕處逢生
還記得在前路茫茫之際,忽然憶起教會曾經講過當遇到一些很困難的事情的時候,可以用“禁食”的方式誠心向上帝禱告,求上帝的幫助。於是我下定決心,抽了一個中午走到家中附近的公園,以禁食來專心向主耶穌禱告。當時我的禱告大概是:“耶穌,耶穌,小弟前無去路,不知可以幹什麼?求你為我預備一條生路。如果祢為我開路,我一生全然交託給你,不求大富大貴,能過日子就行了。在教會工作也不介意,教會好像也有一萬多塊哦!”

就在禱告後的第二天,剛巧教會傳道人邀請我到一個公開聚會,這個聚會和我平常的聚會很不同,他們會大叫耶穌:“主呀!主呀!”我覺得這個聚會很有趣,原來聚會是可以“大叫”的。

聚會結束時,他們會以單對單的形式為人禱告。當時我覺得很奇怪,為何需要別人把手放在自己身上禱告呢? 正在思索之際,教會傳道人前來邀請我走前去接受他們單對單的禱告祝福,於是我走了出去。怎知當聚會負責人伸手按在我身上時,我全身就開始發熱又發凍,有一種力量在我身體內運行。更奇怪的是為我禱告的人仿佛正在回應我昨天向上帝呼求禱告的內容。我返教會十數年,從未感受到上帝是如此的真實,於是我跪在地上哭了一段很長的時間。

打那以後,我立志重新要做一個“認真的基督徒”!一個自小極度討厭書本的小子,就在那天開始勤讀聖經,裝備自己起來。後來在神的恩典下,更可以繼續升學!

“廢青”之夢
直到出來社會工作的第二年,我加入了商人團契。年輕懶散的我,初在社會工作還是日日掛住彈結他,誤以為商人團契的弟兄都是不用幹活,只是天天唱詩歌和專心侍奉主,不需要努力工作都可以有錢,四處聚會,白天“飲茶吹水”,簡直是我理想的生活。我更誤以為只要加入商人團契,投入他們的事工,上帝就會賜福,“個個搵大錢”,簡直是完美的人生!於是我自己就開始了“聚會扮聖人,返工無精神”的服侍旅程。

直到談婚論嫁時,才從夢中醒來,原來人是要勤勞工作才能獲得合理的收入,而不是“日日敬拜主”就有無窮的收入的!

“重新上路”
婚後經濟也開始越來越困難,為了生活,為了家庭,只好把當時一大部分的侍奉停了下來努力工作。感謝主! 原來當我視工作為我的目標為我的服侍時,我工作得到很大的改變,我竟然成為公司前幾名的”Top Sales”(最佳銷售員)。

“腦細”之路
趁著年輕,心裡也想一嘗創業夢。在上帝的帶領下,遇上一個機緣,我和太太30歲左右在沒資金基礎之下,開始走上了網絡創業之路。還記得每次資金周轉有困難時,我們也堅持奉獻,或許感動了上帝。上帝藉著“報夢”教我太太怎樣發展公司,每次公司發展到樽頸位或需要做重大決定的時候,上帝就向我太太“報夢”,教我們如何前進。

公司今年進入第4年,竟然擁有3間分店,我們主要銷售made in Hong Kong本土牌子的天然護膚品。每開一個分店,都是上帝透過“發夢”來告訴我太太是否要開,甚至在我們還未確定那一個單位有否出租時,夢中也有很準確地知道單位的地點和設計。

“廢青”是我們的未來
由於我和太太學歷不高,公屋出生,沒有富爸爸,渴望社會公義,自然對年青人特別關注。我們喜歡聘請被標籤為”廢青”的90後,因為他們擁有夢想、熱情和求變,給予我們無限創意和靈感。從來有理想的人才能改變世界,正如耶穌短短3年的傳道生涯也是和主流宗教的對抗,結果改變了世界。今日世界需要活潑的盼望才能走下去,”廢青”正是我們的夢想。

「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12:2)

Tim和太太同樣喜歡音樂

Tim和太太結婚照

 Tim和他的天然護膚品公司

Tim和一班商人團契的青年守城者一起聚會

我要努力做個有恩膏的敬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