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帶一路」策略下職場的功能與角色

陳世強博士 Dr. Hugo Chan 2016年4月3日

職場功能的恢復

神的國正在全地擴展,其中一個特別的彰顯,乃是對「以色列的復國」與「職場功能」認識的恢復。這兩個復興,好像聖靈之生命河的兩岸,長出生命樹,按時候結果子,葉子為醫治萬民。「職場」或是「職場事奉」這個名稱對於不同的人意不盡同。對我來說,「職場」可泛指所有基督徒與教會活動以外的範疇與活動。一般來說,職場是商業、教育和政府的組合。換句話說,職場事奉可以包括所有在我們的家庭、工作和社交生活中擴張神國度的活動。「教會」是指被神呼召出來傳揚基督天國的福音,並擴展神國的人。

中國與初期教會的職場事奉

當今中國的教會在許多方面都與在以色列開始的初期教會相同,主要是較多職場事奉,特別是家庭教會,就是信徒的活動不是集中在宗教建築物,而是環繞家庭住處與工作場所。還有其它相同的之處,就是政府對宗教信仰的管理如同早期羅馬政府,還有類似高度組織性的猶太會堂和公會的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

初期教會基本上是一種職場事奉,因為當時家庭與工作生活是息息相關的。

初期教會活動的焦點不在組織化和宗教化的教堂裡,而是在職場。工作與職業被看為敬拜,等同一個人的首要呼召。“Avodah”希伯來文一字同翻譯為敬拜和工作的意思。事實上,大部分耶穌的門徒是一邊全職傳福音,一邊全職工作的。早期的基督徒沒有教堂,他們都是在家裡聚會。初代教會的頭三百年裡,信徒在他們的家和工作的地方聚會,藉著信心和生活模式的美德,深深地影響了他們的世界,鑄造成當時生活文化的主流。我相信這方面影響力之大,是因為早期教會有一套以猶太思維為基礎的規範和工作神學。

工作是敬拜

神在末後的日子要復興萬物,其中一個祂要復興的是以猶太思維與視野來領悟和應用聖經的原則,這對復興職場事奉的功能是極其重要的。不像很多西方世界教會的主流觀,中國的教會大體上沒有「替代神學」,就是相信教會已經取代以色列的角色。中國的教會明白猶太人的歷史和文化是他們信仰的根源,並相信以色列國在聖經和神永恆計劃中的命定。

猶太人的思想是整全及融合性的,除了非法和不道德的事情以外,所有生活和行為的都是聖潔的。家庭生活和工作是聖潔的,應該給神帶來榮耀。他們只有一套規矩和文化,就是神的話語適用在所有家庭、工作和宗教生活中。使徒保羅和他的事奉與營商夥伴百基拉及亞居拉,就是典型的職場信徒的範例。

工作是聖潔的事奉

不幸的是希臘文化的哲學和思維是二元論,將聖潔/屬靈,與世俗/工作分開,這種思維已經成為現代主流文化,影響著我們生命中許多重要的範疇,包括教育、政治、甚至基督教信仰。希臘人的思維和聖經中的希伯來思維完全不同。在希臘二元論的思維影響下,「屬靈」的事情比「屬世」的工作更有價值。這聖俗二分的觀念,已大大地改變了我們的思想。在這思維下,家庭、工作和宗教活動有不同的規矩和文化。難怪有些信徒為了平衡這三方面而弄到自己精疲力盡。甚至今天我們把一些活動稱之為「職場事奉」而不是教會事奉,也反映出二元論的思維。希伯來思維的恢復,就是正如神對使徒彼得說:“神所潔淨的,你不可當作俗物。”(徒10:15) 的一個更新的思維,一個「新皮袋」。儘管內文是關乎猶太人與外邦人的交往,彼得提到神的目的是要我們看一切的事物都是聖潔的。所以同樣地,正如神的目的是要外邦人在祂面前成為聖潔,工作在神面前也是聖潔的。

中國與以色列對稱之處

新以色列國與新中國有許多相同之處。兩個民族同樣擁有悠久的歷史和文明,他們都是誕生只有六十多年的國家。猶太人與中國人同樣強調家庭、文化和教育,並兩個國家關係友好。1943到1945年期間,在沒有任何國家伸出援手下,兩萬多名猶太難民為逃避歐洲滅族大屠殺,得到中國上海的妥善收留。猶太人永遠不會忘記中國人民的善待。如主所應許,凡祝福以色列的必蒙祝福,難怪上海今天已成為一個快速增長的世界金融中心。

這裡有兩件事情的發生可以幫助我們瞭解以上所說的。1948年,以色列亡國後約二千年復國,突然間猶太人的語言、信仰、文化和以色列國再次活生生的重現。聖經裡描述的神的國度突然間變得顯而易見和更容易明白過來。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在1981到2008年期間,中國幫助了6億人口脫貧。過去的30年,中國已由一個貧窮發展中的國家發展到現在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的國家。中國擁有一個急速增長的中產階級和一個滿有創意與管理著世界極多財富的巨大職場。

此外,自1949年基督徒的人口已增長百倍,由70萬增長到今天的大概7千萬到1億之間。盡管中國的教會缺乏接受正規訓練的牧者或教師,缺乏教堂,但信徒的數目已呈幾何級數的倍數增加。因著聖靈的能力,中國的信徒透過禱告和權能佈道,隨著神跡奇事的發生,已把福音傳遍中國,並去到中國以外。

中國的職場及城市教會

當中國的信徒正在增長的同時,中國職場的信徒也在不斷地增長。近年一個明顯的趨勢是在中國的城市裡,職場教會正在快速地增長。大部分的職場教會是由企業家或專業人士、沒有接受過正規神學訓練的信徒帶領的。由溫州信徒帶領的職場教會,發展到中國各地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200個新的城市

據了解,溫州的9百萬人當中,超過百分之十是基督教徒。溫州人出名做生意了得,有中國猶太人之稱。這些信徒很多是成功的企業家,在過去的幾十年裡,被聖靈帶領在全中國建立教會,並去到歐洲許多國家。

城市化是中國的大趨勢,在未來的20年裡,中國政府將會建立200個新城市。現在越來越多人信主,他們在城市裡營商和定居。神為了在末後大收割的緣故,正在裝備新一代的職場事奉者。

職場是聖靈在末後日子的策略,將要為世界帶來前所未有的復興。這個策略要成功,需要基督徒領袖的思維轉變,特別是那些被訓練在教堂用既定程式來管理會眾的牧師。當職場門徒在社會擔當起策略性的位置和調動資源到教堂以外的地方,不單單為發展教會的既定程序的時候,他們將要面臨一個挑戰。將要來臨的復興是人人有份,即是任何人,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都能服侍主。

一帶一路

中國領導正在推行中國夢,李克強總理倡導「互聯網+」的策略,是個鼓勵全國創新和調動民間資本的一個倡議,尊注於利用互聯網的威力來啟新,利用新科技應用在傳統的行業裡。

在國家的“一帶一路”戰略下,國家將會差派企業家和專業人士沿著古文明絲綢之路的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到周邊66個國家的40億人民,在貿易、運輸、貨幣、政策和文化上互相交流。許多“一帶”沿線的國家都是中國提倡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成員國。

西行之旅

中國政府正在建設高鐵通往歐洲,中國派人西行的這個大膽的創舉和倡議,正正與早期使徒保羅西行傳福音的旅程對齊。這也恰恰地如同神把感動放進波斯古列王的心,為了祂國度的緣故,差派猶太人回耶路撒冷一樣。神國的福音由耶路撒冷開始,福音也將要被傳回耶路撒冷。

“回歸耶路撒冷運動”是源於70年前中國基督徒靈裡孕育出來的異象。這幾年在耶路撒冷的主要聚會裡,列國的信徒見證了超過一半的團隊都是中國人。在這問題上,我們清楚地看到中國的信徒,特別是職場的事奉者,在西行之旅將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

末後糧倉

我的理解是中國經濟騰飛是神末後策略之一。當我們迎接並見證靈魂最大收割的時刻,和世界經濟與政治體系最大震動的時刻,我們需要巨大的財富轉移和建造末後的糧倉。我們需要興起如尼希米般的職場領袖,有能力連接來自不同城市網路的守城者;我們需要興起職場中的但以理,在政府和政治領域產生影響力,制訂良好的律法和執行法律;我們也要興起眾多像約瑟般的職場領袖,有屬天的智慧,為神國的目的去創造、保存和調動財富。

極其重要的是,我們要一起裝備這些火熱但相對信仰歷程較淺,同時管理巨大財富的中國基督徒企業家。我們也需要有經驗的牧師和職場領袖以為父的心,同心成全及育養這個以利沙的新世代,好讓他們不會變得宗教化,僅僅做上教會的會眾而已,但對世界沒有影響力。我們一定要鼓勵這些職場領袖,去得著策略性的位置,包括在商業、政府、傳媒和教育的主流文化範疇。

對話時刻

中國的教會經歷了三個主要時期。起初是極其窮困的時期,但卻攔阻不到農村家庭教會的成長。中期是當逼迫臨到教會,但教會繼續經歷巨大的增長的時期。今天,我們屬於第三個時期。面對較少的逼迫,卻經歷不斷增加的富足和快速的經濟發展。對於一些很短時期內變得富庶有錢的信徒來說,是對他們純真之心的最大挑戰和威嚇。儘管如此,與先前的逼迫和對抗相比,現今的職場基督徒企業家與政府就經濟發展和社會服務方面有許多對話的機會。中國政府對基督徒如何幫助國家在建立社會服務的發展、價值觀和和商業道德方面感興趣。第三個時期的成功,建基於職場門徒的質素和品格如何影響社會與文化,過於僅僅擴展教會建堂、人數和活動程序。

職場門訓

屬靈的復興帶來經濟振興,經濟振興同時也帶來屬靈和社會的轉化,這都需要領導力、財富和資源。社會轉化包括杜絕貧窮,需要一群委身的職場門徒透過異象、卓越和誠信品格,給社會帶來轉變。除非我們在婚姻和做父母方面有見證,不然是不能影響世界的。我們不要以責備負面見稱(舉個例子:同性婚姻合法化),相反,我們要以宣告正面見稱(做個好父親或是享受一夫一妻的婚姻生活)。同樣的,除非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業,贏得社區的尊重,不然我們是不能帶來任何區別的。

有關門徒訓練的思維是需要全面修訂的。幾百年以來,門徒訓練都是以教堂為中心並程序化導向,而不是以關係和品格導向的職場門訓。有效的門徒培訓和活動一定要有增進家庭和親密的關係,並且有提升工作卓越的目標。任何宗教活動不能增進家庭親密和工作見證的,有必要減到最少。作為門訓過程的一部分,先要識別出和訓練人材進入商業、教育、傳媒或政治,年輕人需要特別的關顧性指導。有使徒性職場領袖,需要在一個對他們的生活模式得到肯定的環境下,被特別培養起來。

死亡病毒

職場如同電腦或智能電話的操作系統,當遭到病毒的攻擊,整個系統就會遭受破壞。仇敵散佈了幾個死亡病毒,若下載後會導致我們生命和事奉的破壞。我相信其中兩個死亡病毒是「宗教的靈」和「貧窮的靈」。宗教的靈會導致我們把焦點放在宗教的活動和行為上,取代親密的人際關係,剝削我們事奉時的喜樂和自由。

「貧窮的靈」帶給人兩種極端。一種極端是當工作成為偶像,儘管工作卓越和成功,可是沒有時間為神的國度作工,又或沒有時間追求神和祂的恩膏。另外一個極端是信徒極其忙碌地參與傳福音和每個宗教活動,但對事業或生意失去熱忱,並且輕看了工作的價值和屬靈的意義,結果是平平庸庸或是生意失敗和欠債。

正經事業

這引領我們去到一個重要的層面,就是關乎工作上正確的神學或思維的需要。在新約保羅的教導和猶太人的思維和應用中,工作是敬拜的一種,是聖潔獻給主的。(羅12:1-2) 當保羅鼓勵信徒自己要忠心事奉或是學習做“善工”的時候,他其實指的是要勤奮和老老實實地幹好我們的工作,這樣我們就能結果子,有充足的金錢和資源來應付不時之需。(提3:8,13) 事實上,許多關於聖經多處提到“善工”一詞,都是指我們誠誠實實幹的活,而不單是指義務或樂於助人的活動。

保羅實在地教導我們不幹活的不該吃飯,我們必須把門徒訓練的過程,從傳統教會的系統轉化到職場系統,即是家庭關係中誠信的態度,工作的成效和品格才是主要的表現指標。教會聚會和團契並不是建立品格和門徒門訓最有效的平台。家庭和工作生活是塑造品格的地方,是門徒訓練最有果效的地方。教會聚會只是操場,家庭和工作才是戰場。

恢復「工作即是敬拜」的希伯來思維,是神國經濟體系一個重要的部分。正因為現在中國的職場是在初形的階段,並且中國的教會是最像新約職場教會的模式,中國的職場使徒能接受整全的希伯來思維裝備是極其重要的。

解夢者

約瑟是個解夢者,是父親雅各寵愛的兒子。十七歲那年,他被哥哥們賣到埃及成為奴僕。他三十歲就幫法老解夢和幫埃及解決經濟問題。成為埃及首相以後,約瑟三十九歲便成功地管理埃及的經濟,神提升他成為法老的“父”。(創45:8) 他掌管埃及所有的財富和糧倉,他不僅救了他自己一家,同時也救了多國。約瑟因為明白自己的呼召,所以走進了神的命定。他知道是神帶他去埃及,而不是他的哥哥們。他藉著饒恕和擁抱想要害他的哥哥,戰勝了「孤兒的靈」和「冒犯的靈」。約瑟成為解夢者,是因為他被聖靈用智慧、知識和管治能力技術所恩膏。約瑟成為列國問題的解決方案提供者。

不被冒犯的恩膏

職場門徒一定要像約瑟,在成長的過程中塑造自己的品格,做個成熟的門徒,決不可與別人比較和投訴別人。我們學習順服在位掌權的,和在工作與服侍上追求卓越。我們要學習不要被任何人任何事冒犯。有一條生命河從神的寶座上流下來,在以西結書47章,詩篇46章和啟示錄22章都有提到。這條河的水把苦水變為甜水,這條河流經之處,凡有生命的都會生長。這甜水將要啟動我們的生命、生活和生計。這甜水同樣述說「不被冒犯的恩膏」。我們一定要學約瑟和明白神已差派我們進入職場,預備好末後的糧倉,和提供糧食(實質的與屬靈的)給這個世界。

香港和中國的角色

如同約瑟,神正在裝備祂的子民預備末後的糧倉。神使香港和中國都有份兒走進這個命定。正如當約瑟安頓他的父親和家人在歌珊安居樂業,現在的香港也扮演著歌珊的角色,提供一個適合和安全的地方給來自中國的基督徒,與列國的信徒互相交流。

今天,中國的領導人說他們有個中國夢,他們同樣也在尋找能為他們解夢的人。在中國推動的「一帶一路」策略下的西行之旅中,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和中國的窗戶城市,在世界經濟國家發展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求主在香港和中國興起許多的約瑟,給中國所面對的挑戰和問題提供答案,成為世界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