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


塞翁失馬非末路 柳暗花明進新天
塞翁失馬非末路 柳暗花明進新天 全世界都被新型冠狀病毒殺個措手不及,超過百萬人忽然離世,裁員失業倒閉不絕於耳。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可能你會感到無助和孤單,但換了一位相信世間有神的人,深明「變幻原是永恆」的道理,就可以迎難而上,欣然面對。 蔡少浩的辦公室有一列面向維港景緻的開揚窗戶,但最為引人注目的,卻是窗戶之間一副工整的草書對聯:「壓傷的蘆葦衪不折斷,將殘的燈火衪不吹滅,衪憑真實將公理傳開。」未認識基督教的,也會感到一份護苗助弱,期盼未來的意境。其實這段源自《聖經。以賽亞書》42章3節的經文,預言耶穌來到世上幫助那些軟弱、受傷和被壓迫的人,也正好映照蔡少浩的人生,也是多次打逆境波,憑信走出艱難。 「我常說我的家庭很傳統:一父二母三姐四兄弟。」拜祖先,父母學歷不高,蔡少浩在家排行第六,可以想像他幼年時,可獲得的關愛還是不錯。中二畢業後,他隨著大哥的安排負笈英國,就此遇上人生第一個逆境。 失了劍橋 卻得著福音與愛 「當時我的英文不佳,上課時老師教導的內容我全聽不懂,幸好寄宿學校的在課後有額外的英文班。」人生路不熟,連言語都不通,他就只有咬緊牙關全力學習,結果雖然逐漸適應到英倫學業,卻因為未能攻讀心儀的劍橋大學,只有轉投倫敦大學,更因此耽誤了整整兩個學期。 然而,柳暗花明,這個安排卻讓他在倫敦認識了初戀女友—也就是後來他的太太,而因為她而接受耶穌,受洗成為基督徒,「當時在教會中感受到弟兄姊妹們的關愛而決志信主,而我跟太太到現在已經結婚40年了!」說的時候,蔡少浩的面上泛漾著一份滿足感,這或許是太習慣離合的新世代人難以體會的深情。 在英國完成學業,找到真愛,遇上真神,更有一份好工作,蔡少浩卻因為兩件事情而回流香港:還未信主的父母,以及當年缺乏挑戰的工作文化。然而,身為會計師的他, 於1979年回到香港後卻選擇了另一個成為他逆境的工作:在一間新成立的公司擔任「開荒牛」。 以為當時他重新起步,沒有優差可選嗎?原來那時候有3份工作向他招手,其中兩家是上市公司,不但人工高福利好,職位也是他的「會計師」老本行;然而,他卻選擇了加入當時剛成立的「美特容器」,在那時還是荒蕪一片的大埔工業村,與機器和鐵片為鄰,擔任一個小小的行政經理,由管帳目到財務人事,事無大小一腳踢,真正由零開始。那一年,他才廿多歲。 「回想起來,當時禱告後心中湧流的平安,加上太太的支持,讓我有勇氣去嘗試那未走過的路。」 未嘗管理 憑信創出業與誠 柳暗花明,結果是,公司不斷發展,業務拓展至國內,廠房由一間變成10間,5年後蔡少浩也升職成為助理總經理,分紅與房屋福利,讓他的生活過得無憂。但最重要的,他的信仰與專業操守,令他贏得上司們的信任,而在這些年間,他不斷在工作上經歷神的奇妙引領。 「有一年公司採購總監用了過高的價格,從日本採購高質鋁板原料,卻導致公司的生意將會出現虧損,而那一批鋁板在機器切割的過程出現偏差,導致機器頻密停頓,最後發現是供應商出錯,所以如果原料出問題,按國際慣例可以要求退貨,及取消全年訂單。與採購總監一起祈禱後,日本的供應商最後願意減貨價,令這筆生意可轉虧為盈,更助了採購總監信主耶穌。」蔡少浩深信,這是神的安排。 以為這份工作的穩定可持續到退休,但風浪的發生總在人意料之外。在美特容器工作至第18個年頭,香港回歸那年的3月,因著公司被收購,蔡少浩也由大權在握的董事總經理變為失業小伙,公司的新主人更要他3天內要收拾好細軟,補償也不用談,無情得令人咋舌。可是這在深信主在引領他的蔡少浩來說,逆境再臨未嘗不是再一次讓他與主更親近的契機。 「當我步出公司大樓之時,竟無半點依依不捨。那時我心想:縱然前路未知,但我知神與我同在。」結果,97金融風暴,令易主後的美特容器,營利在兩年之間大跌,回頭看,柳暗花明。當日的離開,似乎是讓蔡少浩走上挪亞之路,避過了一場洪水。 為神再出發 改變文化與心靈 離開東家,蔡少浩輾轉加入新鴻基地產,又是一場逆境波。拿著工業界的經驗,走進建築地產界,原來不少地方又要重頭學習。「以前生產金屬罐,試想如一批汽水罐的貨中即使只有3個罐出現問題,都是不能接受的錯誤;但竟然興建一座大廈,若有數十隻窗戶會滲漏的,卻被視為是正常情況!」原來那時候新鴻基的老闆希望改變這樣的文化,加上當時老闆更希望可以傳福音給地盤工友,因此「膽粗粗」聘請了全無地產建築經驗的蔡少浩。而他亦因著一個領會,「膽粗粗」的接受這份邀請。 「當時我很『驚青』地考慮了5個多月,是否應該走進這個全然陌生的行業,那時候還有另外兩份工作可考慮呢,而其中一份更是工資高出六、七成之多!結果在禱告中,神對我說:『無論你如何決定,我都可以祝福你。問題是你心中想的是甚麼?』」在心靈的安舒區賺取自我滿足生活,對比起靠著神走上一條從未走過的新路,蔡少浩的心底呼喊他要為後者而活。結果神亦超乎祂所想所求,讓他經歷重重艱難,而憑著對神的信心走過一個個挑戰,一轉眼23年,雖然已屆可退休之年,但仍然在這公司擔任顧問工作,為推動「以心建家」的企業文化和福音使命努力。一次又一次在工作上經歷神,引領蔡少浩走出逆境,他亦深信這份信仰不是單屬他的,也可分享給他每日遇上的人,故此他花不少時間在傳福音的事工上,無論是建造業的工友,還是酒樓偶然遇上的侍應,他也不忘傳揚耶穌。「有一次我和一羣牧師食飯,席間我感覺到,服務我們的侍應有手部疾病,我就冒昧問她,她也驚訝我們何以會知道。我們就為她的手康復祈禱,她手部的痛楚竟立時消失了!」如此的神跡,蔡少浩自言經歷過不少,皆因他深信,神每天都與信祂的人同在。「信主不是禮拜日的事,是每一天的事。」同樣地盤的工友,不少也經歷主耶穌的醫治,而累計有上千的工人受洗歸主,多謝耶穌! 捉緊真神 樂迎每日新挑戰 由去年的社會運動到今年的疫情,整個社會的撕裂與不安從沒停止過。然而,蔡少浩深信,只要我們的心靈返回創造人類的主,信靠耶穌,真正的平安就會臨到,就如在疫情嚴峻時的意大利,那一位願意放棄自己的呼吸機,讓給另一位年青病者的神父一樣,在平安中回到創造他的上主懷中,更感動治療他的醫護人員都尋找到這份非人世間可買到的平安。 「人類只有返回父神的愛中,才可重建正常的家庭和國度。」就如他的辦公室那副對聯:壓傷的蘆葦衪不折斷,縱然社會滿是創傷,但衪不欲我們再加兩腳,而是靠著神去重建我們對人對社會的信心,就如舊約聖經中被賣到異鄉數十年的約瑟,或是被異族皇帝推到獅子坑中的但以理一樣,只要捉緊神,在逆境中也可安然渡過,甚至他日成為同胞們的拯救者。 曾有人說:如果你確定神在引領你,你不用知下一站要往哪裡去。面對疫情下這個急速變化的世界,我們也可以擁有這份信心嗎? 「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傳16章31節。   關心工友的安全和福祉 在建築地盤樓面視察 Robert辦公室看到維多利亞港 日本佳友公司總經理花粉症得醫治 香港工業大獎
家庭的基礎是什麼呢?
徐英娥 Peace   家庭的基礎是什麼呢?   期望嫁得好 我是徐英娥Peace,小學時在基督教學校學習,所以認識了上帝,並在一次自己懇切痛悔禱告後經歷上帝奇妙的醫治,但之後卻對上帝忽冷忽熱,小時候曾憧憬嫁一位事業有成的男士,並渴望像童話故事中的男、女主角在教堂行婚禮。   到2007年2月20日,在一次教會跨團契行山活動中沒想到認識了現在的丈夫Daniel,他當時是一位物業代理而且對前景充滿信心,是個有耐性,創意及能洞察他人需要的人,雖然如此,他卻不懂與人建立關係,既想有一個深刻真摯的伴侶,同時也對人與人之間缺乏了信心,所以很多時獨個兒去解決問題。他是在1999年接受主耶穌基督為救主,而且經歷從未遇過的平安,大家沒想到會認識對方,那次活動大家對對方也萌生好感,互相交換了電話,先做朋友,並祈禱等候上帝的帶領。   之後我們有一年多的時間都是朋友關係,彼此建立不少共同興趣,更喜歡一起跑步,我們沒有快快的展開情侶關係,想把對方的好感好好保存,因為我們希望謹慎地開始拍拖,直到2008年9月21日才正式開始拍拖。每一段感情開始時總是甜蜜,一起看電影、燭光牛扒晚餐及特意整蛋糕給對方,願意做一些不善長但能討對方開心的事。   沐浴於愛河甜蜜的時間過得特別快,轉眼間我們也和一般情侶一樣,需要面對工作、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適應轉工的新環境及為前路打算,慢慢地大家也見彼此的真章,你投訴我,我投訴你也成為我們的一部分。   當二人不同的裂痕相遇 不知是天生定後天的影響,我們之間溝通出現了很大的問題,我是一個注重結果卻較易忽略過程的人,而Daniel卻與我相反,因此,我們常常為芝麻綠豆的事鬧到面紅耳赤,例如安排約時間見面都會使其中一方不是味兒地忍耐。為了解開這困局,我們積極去學習性格分析,找輔導老師傾談,希望改善大家的關係。並要求他必須到神學院上個人成長課程並取一個學位才感將來有保障,否則就不會結婚。當然他收到這要求時滿不是味兒,但仍然接受,在學院中上了一系列個人成長課程,使他更了解自己突破舊我重新起步,同時我掌握了一些兩性相處的知識,可以應用在我們彼此的關係。不過,的確大家都向前進,但目的地卻是不同,發覺大家的距離並沒有拉近,相反彼此覺更難相處。時間飛逝也不得不考慮到結婚,我們是否繼續拖拖拉拉?拍拖6年並不是短時間,但我對大家向前行卻沒有信心,捨棄關係也感到可惜。我們繼續尋求神嘅心意。   彩虹的印記 在2014年8月的一次爭執後,彼此就更加沮喪。我在一個早上返工時思想是否可以繼續與他走完人生? 我哭著問上帝,我已在這段感情上超過7年了,更加發現我與他的個性和看法十分不同,我想去服侍有需要的家庭,但我在他身上看不到他喜歡小朋友,甚至好像不渴求孩子,雖然7年的時間不短,但我不想婚後才後悔一生,我求問上帝,請告知我Daniel是否你給我的伴侶。到了當天放工時,我看到雙彩虹,心裡有聲音提醒了我可再求問上帝,我便說如果我在8月底前與他一起看到彩虹,我便與他繼續,但心想一般我們在星期日晚才會見面,而最近因為爭執,亦未有計劃在這星期尾見對方。忽然心裡又有聲音提醒,你是上帝?還是我是上帝?我立即順服,瞬間街上有人拿著一把彩虹傘,我便對上帝說,如果我們一起見到彩虹傘就確定是祢的旨意了。翌日,約晚上十時半,沒想到門鐘響起,原來是Daniel,他很少這時間來我家,他手中拿著一份禮物送給我,是一把內裡印有彩虹圖案的雨傘,他對我說:「當下雨時,在傘內仍可看見滿有生氣的彩虹。」頓時我呆了,但心裡卻非常震撼,不得不敬畏順服上帝,因他知我家中有足夠的雨傘,正常是不會買雨傘給我的。之後問他為何買傘,原來他說那天如常放學,天下著雨,在嘈雜的街上,有個賣雨傘的小販叫賣聲分外響亮,神亦同時感動他送一份禮物給我,所以他步近小販,看見眼前有一把彩虹雨傘,覺得這把雨傘分外別緻,因內有彩虹的圖案,奇妙的是那時我亦同時作出了那個彩虹祈禱。   "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耶利米書29:11-13)   家庭的基礎不是物質 大家討論這件奇妙的事,並重新檢視自己,我們在連翻經歷中,發現大家並沒有浪費時間,在沉寂而漫長的感情歲月中,大家也學會了新的知識和經驗,我們都各自發現有自己的問題,兩個獨立又各自有問題的人走在一起,怎能成為理想的一對?但透過上帝的恩典,愛護和接納,我亦明白到尋求伴侶條件不是着眼於外在或物質方面,因此我倆重新開始,體會到踏入婚姻的基礎是上帝的愛,並終於在2017年1月7日攜手步入教堂,這全是上帝的恩典,感謝衪。   “我來了,是要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翰福音10:10)   和丈夫一起行山 和丈夫一起過聖誕 和丈夫一起摩天輪
勝過死亡的催迫
一朝得志 我是黎明峯(Desmond),祖父是校長,家父對我們姊弟成長過程監管甚嚴,連周日也要早上七時起床,他總愛夏天行山,冬天游泳,如果我的嘴臉稍有些微不滿,他便責罵,更甚的是連冬天也不容許我沖暖水浴,長大後明白到這是意志的鍛煉,父親用心良苦,為要我們成為能夠承擔大公司的人材。   85年美國大學畢業回到父親公司從低做起,公司一直發展得很好,三姊弟也幫父親工作。其後跟美國公司合併,在紐約証卷交易所上市,我亦有幸當了美國上市公司董事,主管亞太及全球OEM生意;當時我只有34歲;公司很國際化,我曾分別管理日本及美國員工,更收購了當時美國最有名的家電品牌公司,此時公司在美國、日本、歐洲、墨西哥、國內及台灣都設有廠房及辦公室,全球職員及工人超過4萬人,公司亦不時邀請哈佛大學教授交流商政策略;我亦曾與政府高官到美國遊說301反傾銷反補貼法案,到過美國國會山莊作聽証及遊說,獲當時副國務卿,亞太商務代表主管USTR級官員接見。   生活富裕,乘坐私人飛機觀看藍球賽,飲的都是頂級紅酒。2004年原公司被另一家更強大的公司收購了,唯新公司仍很重用我。   少年得志,但原來驕傲真的會蒙蔽人的眼睛……   拜偶像的陷阱 之後因公司越變政治化,我便在2005年跟姊姊一起離巢開新公司;在初期,為想得到更多生意及財富,便聽從朋友介紹去拜偶像求生意財富,其間過程奇實很可怕和不安,但我們仍深信不疑,不過這卻是詛咒的開始。拜偶像的初期,好像一切很順利而且生意越做越大,但因選擇客戶取向,跟姊姊鬧翻了,她亦離開了公司,剩下我因太多事情要處理,開始下放更多權限給下屬,而過份誤信下屬亦給自己埋下了一個不能逆轉的陷阱。在頂峰時有位國內豪客想收購我公司,但我看不起對方沒有理會,這位豪客因而改變策略,全面收買我的下屬及國內客戶經理,他的部處行動心思慎密,在我還歡呼一切成功順利的情況下,他已把我工廠大部份的技術及產品資料偷偷轉移了,不單如此,他亦同時跟供應商勾結,在重要時刻切斷物料供應鏈,以致我無法如期交貨而被客戶投訴,而被收買的客戶經理就在這刻提出用兩間供應商同時供貨的建議 (令我負債更多), 我卻無知地還以為公司上下一心,最後才知原來只有我一人在抗敵。遲交貨被罰款,昂貴空運費用,毀約罰款,繼而失信客戶生意流失,廠房亦已局部停工,我每晚都不停地聯絡各客戶求原諒卻沒結果,只有望著月亮感慨,一愁莫展至淩晨,活得不似人形亦苦無對策。   死亡的催迫 由於局部停工,在微小的收入下每月仍要支付數百萬元的支出,迫不得以下向外借貸,顏面盡失,不但如此,竟有人同時誤傳公司倒閉,一群不知明的供應商及工人強進工廠,搬走大部份機器抵債,縱使通報公安,但公安到場後卻不予處理就離開了,隨後另一班惡人又到工廠搶掠,經這—劫,工廠已滿目蒼痍完全無法運作,更要命的就是一星期後事件曝光,我即時要面對銀行催迫還債,還有工人工資,稅局及海關款項要支付,所有債務要於一星期內繳付;工人及供應商更告上法院凍結我的銀行戶口,更發出法院通緝令緝拿我這個法人,出街被惡霸跟蹤及包圍,這一切令我精神處於崩潰邊緣,甚至想求死挽回面子和尊嚴。   生命的柱光 就在這時,神籍著一班商人團契(FGB)的好弟兄,把我從絕望邊緣拯救過來,他們讓我認識耶穌,並帶領我開口禱告,悔改信耶穌,弟兄就像神派來的天使一樣,一步一步的帶領我這迷途羔羊步出死亡,讓我知道藉著信靠神,凡事禱告交託,在困境中亦能找到出路。事實上,真的有奇蹟出現,那些惡霸再沒有跟蹤我,纏身的官司我亦獲勝了,又與姊姊復和,細女兒年幼時有讀寫障礙由於不斷禱告在英國畢業時竟得全校最優秀學生銜。我曾因生意失敗,—厥不振,並走過死蔭幽谷,但神重新啟動我,讓我重拾千倍百倍的信心繼續邁步向前走,更感恩的是,弟兄們為我禱告,因當時我還是處於一個不大認同失敗的謬想,他們不斷地用生命見證來鼓勵我,帶我到教會學習聖經真理,讓我最終明白應當決斷地放低過往的纏慮跟隨耶穌,祂必會有新帶領和安排,讓我重新出發,從那時開始我整個人都改變了,全心全意信服耶穌並積極參與事奉,及後亦跟隨FGB領袖到美國拜訪,當中認識世界各國不少職埸領袖,亦有幸和已故佈道家布永康牧師見面,及到邁亞密向佈道家馬都納多團隊學習,2018年更與眾教會合辨馬都納多超自然和聖靈同行特會;同年更與 FGB領袖到非洲尼日尼亞拜訪FGB全球最大團契,他們非常火熱、工作或生意上卓越,有二十多萬會員。感謝神!祂不但在我死亡邊緣中拯救我,亦開了我的眼光,明白我過往的驕傲,帶領我及我的一家重新出發。 “我雖行過死蔭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23:4) 與太太合照 一家到外地旅遊 (左二)大女兒, (右一)細女兒 Desmond 幸得FGB弟兄相助(左一)Samuel郭耀銘, (右一)Jimmy 雲海洪 與佈道家布永康牧師(中間)合照
慷慨是一種祝福
林立仁(Roger)出生在基督徒家庭,年幼時家境豐裕,祖父不僅建立一家教會,還創立並舉家共同經營一家相當有名的油漆公司。而作為長孫的他,自然地將自己與家族企業的繼承者聯繫在一起。然而豐衣足食、無憂無慮的生活並不長久‥‥‥
從《生》開始
許錫明, 我以為我的人生是美滿,我有一子一女,生意做得不錯,可惜在我自以為事業家庭兩得意的時候,我終日花天酒地,並常因此與太太吵架動武,不久亞洲金融風暴令我生意大受打擊,荒唐的生活加上生意失敗讓我失去所有(包括太太及子女),但人的盡頭卻是神的開始‥‥‥
穿過流淚谷
華冠代替灰塵 喜樂油代替悲哀
戰勝逆境
我是Adolf 張世偉律師,我揍老師,脾氣暴躁,滿口謊言,染上賭博,抽煙等惡習,燈紅酒綠,膜拜偶像,生活有著無盡的空虛,找不到出路,甚至想了結生命時……
從無知到救贖
鄧錦培,現年六十七歲,成長於單親家庭,是個獨生子。年青時憑著堅毅勤勞,用二佰伍十元創業,事業一帆風順。雖然經歷生意失敗但仍過著腐敗荒唐的生活,然而內心卻充滿著空虛與不安………直到遇見了衪,生命就不再一樣。
意外原是祝福 之 喜樂的嬰孩
林繼強,IT科技背景出生,曾擔任銀行營業經理。為求事業成功,多年來只顧工作,對妻兒莫不關心,與父親十多年也不見面,常常憂愁不快樂。沒想到一次嚴重的交通意外,徘徊生死邊緣的他,竟然脫胎換骨,成為一位喜樂的嬰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