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溢德Sampsun,從小生活在一個沒有大男人當家的家庭,爸爸為養活家庭,只能在外打工,媽媽唯有天天求神拜佛求平安。可是一次意外媽媽不幸的離世,Sampsun原本的驕傲與無所不能的自信一下子崩潰了。當他迷失困惑的時候,卻尋見了真正的平安

從我有記憶開始就知道要見爸爸,只有大的節日,一年下來,我們全家人能在一起的也只有一兩次了。那時候的媽媽在家獨力撫養5條“化骨龍“,更受盡鄰居的欺負,因此,媽媽極力尋求平安,爸爸不在家,只能求神拜佛了。她每天早上都會拜,初一十五更是由早上到下午,拜神的虔誠可想而知。而我從小也學會了凡事求神拜佛,過廟拜神的習慣,長大更學會撲克,塔羅牌算命;考試要算一算,見工面試要算一算,最迷信時,每一天出門前都要算一算當天的運氣。

雙重性格,雙重生活
我在家是最小的一個,受盡媽媽的保護,小時候我和哥哥,姐姐搶東西玩,就算是我不對,受打罵的肯定不是我,哥哥就是其中的一個受害者。所以,媽媽就像守護者一樣給我平安。另一方面,她又是為了家受到欺負時總是忍氣吞聲,只是告訴我們要強大,讀書要多,不要給人看死,要光宗耀祖。那時候我也悄悄發誓,一定保護好家人,不受人欺負,更要讀好書,讓媽媽為我感到驕傲。因此中學到大學期間我一方面要努力的成為家人的驕傲(白天是班長,學生會會長,文體委員,學校代表,學生代表等等),但另一方面缺乏平安感的我卻努力的想得到同伴同學的認同,於是晚上和他們出外飛車,打群架等等,我也因飛車和打架差點沒命。雙重性格和雙重生活帶給我前所未有的壓力和壓抑,我不想害人,但更不想受害;那時的我不能求助老師、家人,只能更多的求神拜佛。

什麼比我更有吸引力?
感謝神,在1998年讓我遇上我太太Shirley;那時正追求Shirley時,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想約她星期天去玩,她都說沒時間,缺乏安全感的我立刻想到的是她有第三者。當我追問時,她只是輕輕的回答星期天要回教會;驕傲的我心想,什麼教會竟然比我更有吸引力?!於是我就跟了她第一次接觸耶穌(以前的我是非常抗拒聽耶穌的,更不要說要接觸了)。

2000年,我們結婚了。結婚後的我依然故我,追求榮譽、利益;所以,不停進修、開會、開公司,同時又自大,做事獨斷獨行,自我中心(自私),不聽勸告。那時候的我,灰色的事,黑色的事都可碰,不害人就行;但這段時間太太堅持要我陪伴星期天回教會聽道,定期出席佈道會,我也乖乖的陪同,但習慣會上睡覺;直到2003年的中環堅道浸信會的佈道會,我忽然有感動就舉手決志了,心想,反正信了這麼多神佛,信多一個也沒所謂吧!之後,我也就心安理得的繼續當我的星期天信徒了。

感謝太太不離不棄
2007年的時候,當我本業醫療中心做的不錯,人脈也積累了不少的時候,我開了一家項目公司,我開始接觸了一些大買賣,大項目;在北京、上海、深圳等等的地方,酒店、整棟的樓房,甚至整條街我幫忙處理過,每個月5萬噸石油交收我幫忙處理過,海關扣押的走私車我幫忙處理過等等。感恩的是,這些不正當的事我一樣都沒成功,要不然,現在的我不可能站在這裡跟大家講見證。我感謝我太太對我的不離不棄,無論我失敗了多少次,她都只是不停的勸告我,但是驕傲的我從來不聽,一旦我堅持做了,就算錯了,也會一錯到底,而她也只有默默的在我身後為我祈禱。我相信,正是她日夜的禱告,我蒙神保守,才不至於做錯事。

人生最大的考驗
2010年,我終於遇上人生最大的考驗,媽媽半夜起床去洗手間的時候摔了一跤就再也沒有起來。那時候的我想不通,為什麼媽媽天天膜拜的神佛並沒給我媽媽一個平安,而我從來不知道在心底裡其實對我人生影響最大的是媽媽,我的所有,包括什麼學士、碩士、博士文憑,都是做給媽媽看;我在很多協會和學會當主席、副主席或執行主席等等都是做給媽媽看。她的離去,無疑給了我最大的打擊。我那驕傲,無所不能的自信一下子崩潰了,當初自以為是地認為以我的醫術、人脈,有病的人來了,就算我看不好,總有我身邊的能人能看好。但現實告訴我,有些事不是人為能改變的。

我迷失了,還剪光了頭,心想:剪下煩惱絲就不會有煩惱,但這是騙人的。7日的守靈和滿天神佛的佛教、道教儀式使我深深的掉進自責、自怨、悔疚的痛苦之中。“為什麼媽媽在生時不常常帶她回鄉下,而讓她自己回”,“為什麼媽媽在生時不常常和她喝早茶,打麻將?”,“為什麼媽媽在生時不常常和她出去玩玩走走?”等等。這痛苦的情況維持了兩年,直到我在跟商人團契John Tam弟兄第一次在聚會正談收購酒店時,神感動John弟兄跟我分享了兩個半小時的見證,讓我知道只有耶穌基督才能幫我脫離我現在的痛苦。

新造的人
感謝神,2012年我終於受洗真正成為一名基督徒。通過學習聖經後的我,開始學會了聆聽,學會了如何愛護太太,學會了認錯。她叫我不要再碰那些高大空(不夠務實)項目時,我很聽話的不再碰了。這樣令我能專心在醫療事業上,才可以創出能幫人和幫自己的以德療法,才能有時間去全國各地義診。2014年,我和學生義診人次達3000人次;2015年,我和學生義診人次達7000人次。受洗後讓我從新做一個丈夫,我們兩夫妻不再是你有你講,我有我做,面和心不和,真正做到了有商有量,夫唱婦隨。

受洗後的我更去了訪韓聚會,對媽媽的傷痛也得到了釋放。

愛要付出,幸福走多步
我有兩個寶貝兒女,神通過他們教導我什麼是家庭。記得2007年的夏天,忙那些大項目經常早出晚歸,很久沒有家庭時間的我,突然想放鬆一下。我找了一個星期天,準備帶孩子去沙灘玩玩。滿心歡喜的我看著孩子可愛的樣子就想像著我們在沙灘玩樂的情景,孩子的媽媽也很會意的幫忙收拾沙灘桶和鏟等等。

出門後,太太輕輕的將他們的小手交給我帶領,興奮的我正準備前行時,他們很不領情的掉下我的手,回去拉著媽媽;心裡很委屈的我只好變身工人,背上書包,拉上沙灘桶和鏟等等跟在後面;當踩著他們的背影時,發覺他們離我越來越遠。心想:爸爸為你們工作忙得喘不過氣,為什麼你們卻不懂體貼爸爸的心意?其實真正不懂體貼心意的是我。感謝神,通過太太的提醒,孩子的童年一過就沒有了,想追也追不上,想補也補不回去。我不想我孩子的童年像我,因此,我開始堅持有時間就送小孩上學,而更比其他家長走多一步,就是讓他們進校門那一刻,堅持吻別和說加油。原來愛是需要付出,幸福是需要走多步的。

現在的我,沒有了抱怨、自責、驕傲,每天都有喜樂平安。願這喜樂平安也陪伴著你們每一位家人和朋友!感謝主!

 

2014年王德溢在國內義診及示範

(後排左)2王溢德與商人團契弟兄出席台灣全福會年會

2014年7月王溢德一家參加訪韓聖會,攝於韓國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