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新絲路與香港的新思路

陳世強博士 2016年12月5日

國家建設的核心價值
神是歷史的神,祂掌管歷史,並在人的國度中掌權。透過聖經中先知的預言,世界的歷史從開始到末了都已經啟示出來。今天的中國,正朝著復興中華民族昔日榮耀的中國夢和影響列國的一帶一路之新絲路的異象邁進。三十年前沒有人想到,中國會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系,增長最快的教會和帶領全球的文化復興推動者。

聖經說,神用祂權能的話語托著萬有,建設國家的基礎就是啟示神永恆計劃的聖經和其中的核心價值觀。無論是個人,家庭和國家,按照神的話語人便尋找到起源,意義,價值和命定。作為香港基督徒職場領袖,我們應該求上帝釋放使徒性和先知性的恩膏在我們中間,為建設國家方面尋找神話語的基礎,為著這樣一個歷史性的黃金機會努力!

首先,我們為中國站在一個蒙福的位置感謝主。如創世記12章2-3節所言,祝福以色列的就必蒙祝福。中國正處在一個被上帝大大祝福的位置,因為政府政策整體是選擇支持以色列國的。而中國的教會更是很愛以色列和猶太人。

從文化、經濟和香港與中國的地緣政治的重要性方面,特別是在「中國夢」和「一帶一路」的國家戰略的時代背景下,香港扮演著一個什麼的角色呢?這項重要的國家大戰略旨在推動中國企業沿著古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路與沿途的66個國家實現貿易暢通,道路聯通,政策溝通,貨幣流通及文化(民心)相通。香港是中國在金融,專業服務,文化交流和現代化建設領域的重要平台。

陳世強博士與(中)Bishop Eddie Villanueva (前菲律賓總統候選人)及(右) Magtanggol Gunigundo 律師(前國家良好政府專員公署主席)合照

一帶一路的宗教風險
作為香港基督徒的職場領袖,我們看見中國向著一帶一路國家不同信仰體系進行交往時,正面對著某種程度上的「宗教風險」。這情況需要一個相應的「信仰管道」的產生。由於基督徒在喜愛廣傳福音的宣教文化下,對其他宗教的研究和認識是比較有興趣和廣泛的。加上,香港的基督徒職場群體大都是國際接軌的,差不多在每個國家都會有教會和職場團契。特別是像我們FGB商人團契,有超過60年在百多個國家發展事工的經驗,這種「國際網絡」的人脈和知識,對中國向一帶一路「走出去」方面是可以扮演一個重要角色的。譬如,透過香港組織一帶一路國家的基督徒商人團契,特別是東盟國家的基督徒華僑領袖和中國的工商團契的更多交流,必能幫助中國企業更有效的進入該等國家的專業、商業、政府及文化群體當中。

基督教和好的職事
聖經教導門徒在人際和族群中作和好的工作。近年在香港亞洲博覽會舉行了幾次的「回家」大型國際聚會,目睹了列國原住民和外來人的和好,八國聯軍後裔民間代表向中國人認罪,日本人向中國人認罪及和好等都是意義重大的先知性行動。最近兩年在耶穌撒冷舉行的大會,過了半數參加者是華人,而見證的是猶太人和阿拉伯領袖的和好和結盟。這表明了基督徒在中東地區回教國家的服事是帶著盼望和前膽性的。在一帶一路上,特別是面向中亞和中東地區回教國家,基督徒企業家憑著使命感和愛心帶領的投資和商業活動日漸增加。一帶一路戰略的五方面交流相通,四個方面都是與基督徒企業家有關係的。故此,中國和香港的基督徒專業人士,中小企業和投資者理當積極參與,加強中國在走出去方面的「原力量」或「軟實力」,擴大國際聯繫。

並且,我們希望透過傳遞一些較成熟和經歷試驗的價值觀,在幫助中國本色化的教會和職場事奉的建設上作出貢獻。屬靈的洞見不一定要是宗教化的理論。真正的屬靈在於它的實踐性。

塞魯士(古列)王時刻
國際性事件正快速地按照上帝永恆的目的展開。凡事皆按著上帝的季節和時間表及先知性的預言推進。波斯王朝的古列王出生前一百多年,先知以賽亞便預言古列會重建耶路撒冷。他雖然不認識上帝,但上帝說要膏抹他來釋放上帝被擄之民,差他們往西邊方向去,回到耶路撒冷。(以賽亞書45:13)

「論古列說:他是我的牧人,必成就我所喜悅的,必下令建造耶路撒冷,發命立穩聖殿的根基。」(以賽亞書 44:28)


今天的大馬士革

今日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也正是一個塞魯士王的時刻,是預備我們走上西行之旅,去祝福列國和以色列國。

今天,作為香港的基督徒職場領袖,我認為我們對國家在中國夢和一帶一路上的表述應該是以聖經為根據,但要採用文化,經濟,社會和地緣政治類的表達和解釋。我們可以在其中扮演一個積極角色。然而,我們需要約瑟和但以理來替王解夢,尼希米來建城牆,以斯拉來教導,所羅巴伯來做開路先鋒,更有些人要扮演以斯帖的角色勇敢地對王說話。

解夢者和方案提供者
我們當中有些人需要禁食禱告,有些需要去到靠近王宮的地方,如同末底改一樣,幫助王化解危機。我們需要明白中國領導層正在發生的事情,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及所面對的問題。我們需要求上帝興起末底改,以斯帖,約瑟,但以理,尼希米,所羅巴伯,及以斯拉等類的人物。像上述人物一樣,我們是解夢者和提供解決方案者。

中國夢和新絲路
今日的中國領導人有一個「中國夢」及一個「一帶一路」的異象,但他們尚未有具體的細節。在神永恆的計劃中,我們可以尋找到細節和解釋。我們需要求問上帝有關細節。中國夢的解讀是什麼?一帶一路的解讀又是什麼?在這些歷史發展進程中先知性的話語又該如何解讀?我們也要參與到這個異象的實施中去。

「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波斯王古列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神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祂建造殿宇。」(以斯拉1:1-2)

古絲綢之路的歷史揭示
在一帶一路的發展過程中,古絲路的歷史研究結論及其重要性會顯明出來。除了貿易和文化方面受惠之外,天國的福音從古絲路在歷史上帶給中國的祝福和貢獻也會更加清晰起來。新絲路是舊絲路的啓示和延續篇。

恢復中國昔日的光榮/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中國夢是中國昔日的光榮重新煥發活力,也是這個文明古國近百年的屈辱得以洗刷和醫治。中國一定要繼續發展成為一個多國之父,而非像美國及歐洲殖民者的霸權行徑,把自己的標準強加在其他國家身上。曾經使美國成為一個偉大國家的聖經價值觀,儘管已不再被大多數美國人信奉,但一定要被中國採納。就像我們近來所看到的一些國內城市職場領袖的典範,他們應該發揮重要的角色,展示國家建設的基石在於這些價值觀。

預言是歷史的隱藏,歷史是預言的彰顯
當我們查考聖經記載的預言,便得瞭解世界過去的歷史,現在世事的發展和明天在列國將要發生的事。當我們觀察世界歷史的發展,並與聖經預言對比一下,便看到聖經預言的彰顯。

「現在王若以為美,請察巴比倫王的府庫,看古列王降旨允准在耶路撒冷建造神的殿沒有,王的心意如何。請降旨曉諭我們。」(以斯拉5:17)

「於是大利烏王降旨,要尋察典籍庫內,就是在巴比倫藏寶物之處。在瑪代省亞馬他城的宮內尋得一卷,其中記著說,古列王元年,他降旨論到耶路撒冷神的殿,要建造這殿為獻祭之處,堅立殿的根基。」(以斯拉6:1-3)

中國在中東的角色
中國在中東地區也扮演著一個戰略領導角色。中國幾乎和所有阿拉伯及穆斯林國家有往來,包括伊拉克,伊朗,敘利亞和巴基斯坦。中國領導人必須明白所有正在發生的國際事件已在聖經中被先知預言,中東地區近期的情形也是人類歷史末後日子的序幕。儘管準確解釋預言性經文比較困難,但中國支持和祝福以色列的重要性是顯而易見的,及中國扮演和平使者的角色,與猶太人和阿拉伯穆斯林世界攜手共進,這一方面需要強調。

聖經預言的應驗
詩篇83很清楚地提到以色列周邊國家的命運:「他們說:來吧,我們將他們剪滅,使他們不再成國!使以色列的名不再被人記念!他們同心商議,彼此結盟,要抵擋你,就是住帳棚的以東人和以實瑪利人,摩押和夏甲人,迦巴勒、亞捫,和亞瑪力、非利士並推羅的居民。亞述也與他們連合;他們作羅得子孫的幫手。」(詩篇 83:4-8)

上述圍繞著以色列的國家,從1948年開始,正在做著詩篇83所描述的事,就是聯手試圖摧毀和從地球上消滅以色列。

以賽亞書17章1節的預言也正在發生,這是關乎敘利亞之大馬士革的毀滅。今天阿勒頗的戰亂是這預言的序曲:

「論大馬色的默示:看哪,大馬色已被廢棄,不再為城,必變作亂堆。」(以賽亞書 17:1)

還有以西結書38和39章。這些都是關於中東和世界未來及基督再來的重要的先知性經文:

以西結書38章3-6,8節記載:「主耶和華如此說:羅施、米設、土巴的王歌革啊,我與你為敵。我必用鉤子鉤住你的腮頰,調轉你,將你和你的軍兵、馬匹、馬兵帶出來,都披掛整齊,成了大隊,有大小盾牌,各拿刀劍。波斯人、古實人,和弗人(又作呂彼亞人),各拿盾牌,頭上戴盔;歌篾人和他的軍隊,北方極處的陀迦瑪族和他的軍隊,這許多國的民都同著你。過了多日,你必被差派。到末後之年,你必來到脫離刀劍從列國收回之地,到以色列常久荒涼的山上;但那從列國中招聚出來的必在其上安然居住。」

上述的預言指出有幾個國家將來勢必要入侵以色列,而且已有端倪,即是今天前所未見的局面:俄國在伊朗、土耳其、蘇丹和利比亞中間扮演著領導角色!這由俄國為首的五個國家正正是以西結38章提及的國家。中國將在俄國和美國之間扮演重要的角色。今天的俄國已取代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發言權。中國是唯一一個可以同時制衡美國和俄國的大國。

所以,中國的領導人必需明白他們今天所經歷之事的聖經根據。聖經是世界歷史的隱藏和彰顯。中國今天正在恢復昔日的光榮。如果中國領導人明白塞魯士王的故事及他幫助猶太人重返故土及恢復以色列昔日榮耀的重要性,那麼中國也必在恢復中華民族昔日光榮方面做得更好。

醫治百年屈辱
中國曾經有過幾千年的輝煌歷史,其高度發達的文明影響了世界。但1840年代至1949年期間,中國遭受了奇恥大辱。今日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也有著發展最快的基督教會。中國的確在恢復昔日的光榮,但中國需要瞭解和比照世界歷史,特別是以色列國的歷史,因為二者有密切的聯繫。

中以接軌
中國與以色列國接軌將會祝福中國人民和猶太民族,明白這一點對中國領導人來說很重要。通過瞭解以色列在聖經預言和世界歷史的關係和學習猶太人的思維方式、文化、以及創新和科技,及猶太人是如何教育下一代,中國將因此而蒙福。

發展一帶一路國家計劃的正確基礎
我們發展的一帶一路,必須要建立在正確的根基上,因為這對世界和平來說非常重要。我們也需要專注在中國夢方面,並求上帝賜我們解夢的智慧。

香港的命定:歌珊地
我們需要辨明現今季節和這個歷史時刻究竟是什麼?我們需要辨明中國和香港的命定。正如路加福音21章25節所描述的「日月星辰要顯出異兆,地上的邦國也有困苦,因海中波浪的響聲,就慌慌不定。」世界各國正處在這種惶恐不定,驚慌不安當中,包括中國和香港在內。很多人不知道往哪裡去。儘管如此,我相信在上帝永恆的計劃裡,今天的中國和香港是歌珊地。當黑暗籠罩埃及的時候,歌珊地卻有亮光和安全。

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
上帝可使用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在最近的美國總統選舉,我們看見兩位候選人在某些方面很成功又有才華,但在領袖的質素方面卻有很大問題。但上帝仍然使用他們擔當領袖。現在特朗普已贏得總統選舉。很多人相信他是一位當代的塞魯士王。雖然他不那麼認識上帝,但上帝仍然膏抹他成就他的旨意。(以賽亞書:45:4) 上帝興起君王,上帝廢王也立王。

「這是守望者所發的命,聖者所出的令,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或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但以理書4:17)

上帝的永恆目的
我們要從上帝的永恆旨意中看待事情,明白祂的時間和季節。我們要有歷史的眼光,把中國的歷史與以色列的歷史及列國的歷史對應。我們現今有中國夢和一帶一路的機會,那我們的重要角色是什麼呢?由於一帶一路上主要的國家都是受回教,基督教、天主教和猶太人歴史影響的,熟悉聖經和有愛心的職場領袖可以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命運共同體
除了從歷史丶經濟和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之外,我相信習近平主席有時無意中講出一些很先知性和重要性的言論。近期他在國事訪問時便使用一些諸如「命運共同體」和「民心相通」等話語。這些表達相依關係,和諧,愛和盟約等概念的詞彙,中國領導人現正用來形容中國在列國中的命定。美國不再使用這些詞彙來形容與其他國家的關係。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在走下坡路,因為他們不是在幫助和服事,而是把自己的意思強加在別國身上。

從謙卑出發
所以我覺得可以給中國的一個建議便是「從謙卑出發」。我們必須在這條路上謙卑同行,香港和中國,這樣我們才能給一帶一路上的60多個國家帶來有意義的影響。

我們是要轄制他們嗎,只是賣東西給他們或投資給他們嗎?我們會告訴他們我們比他們有更優越的文化,更大和更富有,他們應該向我們學習,或是我們會來服事他們?

但今天我們有機會來服事中亞、東盟各國、中東和非洲各國。

打好屬靈的根基
中國需要打好一個新的屬靈根基,這關乎她的命定。每個國家就像一棵樹,有根、樹幹和枝子。法律就是樹根,政治結構就是樹幹,文化就是枝子。支持著樹根的是土壤,良好的土壤就是道德和價值觀。最好的道德標準就是神的話語和聖經價值觀。中國今天在談法治The Rule of Law(目前中國的處境仍是利用法律來管治The Rule by Law)。我們可以參照英美兩國以聖經價值觀建立的法律制度基礎來幫助中國重寫憲法、建立法律體系和商業品格和道德。
整本聖經的啟示現在差不多都被顯明出來,從開始到結尾,末世的事件已正在發生。最重要的預言也日漸明晰,因為我們已經接近末世的尾聲。而基督再來在地上掌權一千年是一個新的管治模式和階段。今天列國中認識上帝的人的生命和品格,是為將來的管治作準備。

不是單要求宗教的權利
今天,有什麼實際的建議是我們職場領袖可以向中國政府提交的,以來幫助他們解決面對的國家管治問題?如果我們只是關注宗教自由及教會的監管層面,我們就被視為是問題的一部分而不是解決問題者。神的國度是關乎管治而不是宗教。中國需要管理各宗教,因為這涉及國家安全和社會穏定。但是政府不會限制美好品格,愛心家庭,好的商業倫理和社區服務的。

學習使美國偉大的原因
美國過去一直在使用許多的「軟實力」來影響其他國家, 如文化,可愛度和說服力。他們曾有許多軟實力是因為他們強大的文化影響力,不管它們是符合聖經的和國度價值觀的或是來自好萊塢的。今日的美國軟實力和文化影響愈來愈變得不招人喜歡,這是因為他們與聖經的核心價值觀漸行漸遠。美國保持了基督教但卻脫離了聖經國度文化和價值觀。而中國一定要接納這些國度價值觀。

國家的核心價值
我們正在尋找我們的核心價值。如果中國有正確的定位,我們可以建立一套能祝福列國的核心價值和文化。我們悠久的文明過去曾祝福了許多國家和地區。那是我們昔日的榮耀。我們現正恢復這榮耀。

萬國一家、列國得福
聖經說我們是萬國一家。我們都是從上帝那裡領受產業的兒女。「地的四極都要思念耶和華,並且歸順祂;列國的萬族(the families of nations)都要在祢面前敬拜。」(詩篇22:27) 當中國求上帝,祂會將列國賜給我們為基業。(詩篇2:8)

中國在過去的年間一直在祝福周邊國家。儘管在15世紀時中國已擁有先進的航海技術並已到訪許多海外國家,但中國始終沒有殖民其他國家而只是用我們的文明來影響他們。中國之後在過去的兩百年因為驕傲和閉關鎖國而落後了,也失去了歐美國家那樣的發展機會。

英國殖民者曾經侵略過很多國家。美國憑借著自己的財富和軍事力量稱霸全球。中國過去沒有這樣做過,將來也不應該這樣。舊絲綢之路實際上是中國昔日榮耀的彰顯。今天我們要讓昔日的榮耀重新煥發活力。

這如同當年塞魯士王差派猶太人重建以色列國先前的榮耀,中國也會因著支持以色列而在經濟、社會和靈性層面上被上帝祝福。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

我們現正在尋求一套自己的核心價值觀和國家建設之本。猶太-基督教的聖經原則已在過去的2000年間被證明是每一個進步繁榮國家核心價值的根基。

這些都是歷史,所以我們要鼓勵中國領導人要接納歷史的、經濟的和政治層面的惠利,把聖經的價值觀作為中國的核心價值觀。同時也告訴中國,聖經的預言是歷史的隱藏,而世界歷史是預言的彰顯。

屬靈的覺醒帶來經濟的復興
中國正在經歷一場史無前例的經濟發展和屬靈覺醒。中國有世界上成長最快的教會,屬靈的覺醒往往會帶來經濟的復興,這也是過去2000年的歷史,中國的崛起及美國的相對衰落說明了這一點。一個國家的繁榮和命定也取決於這些國家與以色列的關係和聖經的價值觀。如果你和以色列有著良好的關係,你就蒙福,反之則被咒詛,這是一個關鍵的根基。

當我們觀察歐洲和美國的情形,我們可以看到在道德和經濟上衰落的國家。他們經歷這個相對的衰落是因為離開了其根基。


(右)陳世强總監夫婦訪問馬來西亞,與(中)前衞生部長Datuk Chua Jui Meng及商人團契領袖合照

重建大衛倒塌的帳幕: 職場復興
所以,我們需要幫助中國回到我們古老的根基及建立新的根基。中國的根基並非只是儒家,也包括敬天和上帝。我認為猶太-基督教對中國過去4000年的影響深遠,我們必須回到過去和根源。重新煥發昔日中國的榮耀,也意味著恢復或重建「大衛倒塌的帳幕」,即是恢復希伯來思維、敬拜的意義和初期教會職場事奉的功能和實踐。(阿摩司書9:11,使徒行傳15:16-17) 正如經上所寫的:「此後,我要回來,重新修造大衛倒塌的帳幕,把那破壞的重新修造建立起來。」(使徒行傳15:16)

我們需要研究早期教會和中國教會的相同之處,及為什麼早期教會在頭三百年間可以影響世界,而接下來的1800年間卻是世界在影響教會? 早期的教會是靠建築和節目嗎,還是以家庭和職場為中心焦點?教會和職場是兩個生活環境嗎?還是兩者實際上均是同一所指,是關於人的?

所以,一個重要的聖經啓示就是恢復大衛倒塌的帳幕。這也是為什麼職場是如此重要的原因。恢復大衛倒塌的帳幕意味著在屬靈層面重新發現敬拜、禱告和讃美。其次是重新發現職場的功能, 也意味著「任何人,可以在任何時間和任何地點來服事和敬拜上帝。」這是「保羅,亞居拉和百基拉」的模式,這是早期教會的模式。中國的教會類似早期教會-有政府的管制,少有建築和制度性的節目。早期的教會影響和使當時的世界變得更好。我們應該讓職場的基督徒操練他們的信心和行為,而不是關注在建築物,節目和制度上的宗教活動。今天有上億的國內信徒,他們中間的大多數是在家庭教會或職場操練他們的信仰,這和早期教會很類似。

作為香港的職場領袖,我們具有國家觀念,國度胸懷,和國際視野。我們可以很確切地說,每一位在日常生活中堅守聖經價值觀,建立堅固家庭與和諧企業,具備良好商業倫理和服務社區的人,他們是中國最好的公民。

我們需要建立核心價值,而不是單單強調教會增長及保護我們宗教權利的需要,以幫助中國明白在核心價值方面的需要,我們可以建立和推薦案例。

阿摩司書9章11節和使徒行傳15章16-17節,是我們重建大衛倒塌帳幕的聖經根據。當初代教會的使徒們把福音廣傳到外邦人時,就強調這是上帝在末世將要做的。「大衛的帳幕」象徵著信徒皆祭司,全民皆兵,在七個主要文化山頭和文化塑造之城門上把關,和「工作就是敬拜」,「事業就是事奉」的觀念。這也是中國的基督徒和全球的基督徒應當如此行的。

中國在貫徹實施一帶一路的戰略時,可以扮演祝福世界的角色。你出口給列國的是什麼呢?只是水泥嗎?人民幣?高鐵?不單單是這些,單靠它們不能建立國家!你需要幫助他們建立好的核心價值觀,好的商業倫理,好的家庭關係:天國文化!

中國的宗教走出去戰略
這些天國文化應該是中國的軟實力,包括習近平主席所說的「民心想通」。中國文化對世界的貢獻應該不只是孔儒。中國最近發表了「中國宗教走出去戰略」,所以猶太-基督教文化也應該有所貢獻。我們應該在中國建立本色化的基督教信仰。正如中國宗教官員所建議的,中國教會應該「對外面的世界講好故事,發好聲音。」所以我們應該蒐集中國職場領袖最好的故事和最好的聲音:和睦家庭、成功企業、良好雇主、良好關係、貢獻世界經濟、提供就業機會和維護國家穩定。我們需要做一些案例研究,建立廣泛的基礎。

守城者之間的盟約關係
我們今年舉辦的「全球華人基督徒商界領導力高峰論壇」及聚焦四項屬靈接軌(中以連接、中港連接、跨代連接及中美連接)的原因,就是為了提供這樣一個平台,通過在各文化城門的守護者之間的盟約關係,我們從上帝那裡領受有關國家建設的具體啓示。我們需要在職場門訓和門訓列國方面加強和深化關係,並找出優先次序。我們想把中港的角色及香港下一代的角色等放在首要位置上。

香港的角色
舉例來說,作為香港的領袖,我們首先把香港看作中國的一個策略平台,無論是在金融領域、專業服務、文化整合、現代文化及中國國際化方面,這是關乎命定和身份。回顧一下基督教會是如何幫助香港建立了教育、醫療及社會架構。

我們這樣定位之後,再來看中以接軌的層面。猶太智慧及思維方式所帶來的惠利和上帝祝福以色列的應許。創新與科技也是一把鑰匙。這些是關於克服「貧窮之靈」的思維範式,猶太智慧和基督徒在創造、管理、運用財富和家族傳承等方面的傳統。

跨代連結和傳承
然後,我們談到我們的下一代,跨代連結,因為中國需要下一代,就像香港需要我們的下一代一樣。我們需要尋求上帝關於如何克服「孤兒的靈」和「叛逆的靈」。這方面的真理可以包裝成為家庭價值觀、公民服從、順服權柄和品格教育。明白為父之心和積極主動的父親觀念也很關鍵。

承受屬靈產業
最後關於中美合作方面,尤其是中國承接美國寶貴的屬靈產業是一個關鍵。為了使上帝永恆的目的在末世得以應驗,中美之間的屬靈接軌至關重要。同樣重要的是,年輕的中國教會要從成熟的美國教會那裡接收屬靈產業。如同以利亞和以利沙,美國要和中國同行,而並非只是交棒,以幫助中國在這個季節承受從上帝那裡來的一份產業。大學之間的合作,特別是與美國主要基督教大學的合作應該得到鼓勵。我們應該研究像司徒雷登這樣的美國教育家,他們對中國的高等教育建設貢獻良多。一個健康的中美關係,而非對抗,會讓整個世界受益。有些健康的競爭是好的,但中美兩國千萬不能單純從地緣政治和經濟角度來看問題,彼此視對方為威脅。

剛剛在香港舉辦的「全球華人基督徒商界領導力高峰論壇」在這四個主要方面已有啓動。我們有一個框架和一些聖經根基。在關係方面,我們要繼續培育各界別的守城者。我們將一起發展出一個門訓的模型及轉化的命題。願上帝繼續賜給我們靈感、啓示和知識,讓我們在這些歷史的時刻擴展祂的國度並榮耀祂的名。阿們!

2016年全球回家聚會,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和好結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