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紳士陳流芳先生 [五福臨門],兒女中有五個是基督徒,帶給他無限欣慰,公元二千年,七十二歲的陳流芳,也毅然歸主接福。

有人問:「流芳叔,你是新界三棟屋的族長之一,又是天后廟司理,數十年來春秋二祭,率領鄉親在祠堂拜祭,各教慶典也常請你主禮,怎麼忽然會信耶穌呢?」

父親祭祠,兒子傳教

人可以名成利就,但要福氣長存,子孫代代蒙福,真是談何容易。

回想長子世強廿年前從英國學成歸來,我送他跑車作獎勵。可是到還神的一刻才知他信了耶穌!一生寄望落空,我氣得收回車子,找牧師理論。我警告他:「你有膽在教堂結婚,我絕不參加!」

二十年後,想不到自己也成了基督徒,真是難以置信,只能說是天意,也是大福!

過去我在新界地區服務四十年,先後出任鄉事會和區議會主席,又是陳家第八代傳人,領導鄉紳父老各種祭祀。偏是世強跟我打對台,還組織甚麼商人團契,成了教會領袖。

他信主頭兩年,家中好比大地震。不過日久我發現一眾兒女信主後,沒有因為宗教原因與我疏離,反而對我更加關心孝順,各人看重倫理,潔身自愛,各有所成,而且活得神采飛揚。這麼多年來,世強更常常邀請我出席福音餐會,待以上賓,使我聽到許多生命改變的故事,靠耶穌有惡人改邪歸正,有失意者發憤圖強,有怨偶破鏡重圓,更有人絕處逢生…因此我雖抗拒基督,也不能不服。

人的盡頭,神的出路

我的轉變,並非偶然。八九年我出任荃灣區議會主席期間,一位港府高官外放五年之後回港工作,在公開場合,故人相聚,好友重逢,對方二話不說,一開腔便道:「你的兒子救了很多人,他的教會做了很多好事…」不禁希奇,要深入了解叫他「入迷」的耶穌,到底是何方神聖。

九六年在美國的大女兒家中發生意外,給我很大的啟發。她有三個小孩,最小的不慎被失靈的車房門砸下,頭部受了重擊,血流披面。大女兒十分虔誠,即時為她向主祈禱,血便止住,後來雖然縫了許多針,但檢查竟然證實平安,使我印象難忘。

九八年我有位兄弟的女兒忽然生病,精神有異,其實是中了邪。她年紀尚輕,一家人為她受盡不少折磨。兄弟向我訴苦求助,我因為認識不少風水師父和法師,便答應想想辦法。

翌日是週六賽馬的大日子,我一下子便把事情忘掉,醉心馬場。晚上兄弟又來告急。

「完全不受控制,怎麼辦?」「我週一介紹她進醫院罷!」可是週日下午家人已見危急,忙打九九九送院。但是院方又查不出病由,我前去探望,女兒也不能認人,要綁著手腳。

既住了院,法師和風水師父也難請來。忽然想到一個人可來相助──就是我的大兒子。那班「耶穌迷」不是經常傳道趕鬼嗎?於是大兒子夫婦真的和我去了,教會還為此切切祈禱。

主耶穌真有大能,他們在床邊安慰禱告約有半小時,病人便清醒過來了!我開始感受到耶穌存在。

到公元二千年,這次事情發生我身上了。四至五月間親人出現糾紛,我困擾不堪,一家難安。身為太平紳士,在社區上排難解紛,自己反而為身邊人傷神碎心,忐忑不安!

求恩典,保家園

回想自己出生才三個月,父親便辭世,因此我特別珍愛兒女,寶貴家庭。一旦摯愛的人出了事,多少衝突和眼淚!怎能叫人放心?

苦無對策之際,有一天世強和好友Robert來探我,老人家自然吐出苦水。「兄弟姊妹的祈禱,力量怎大也好,如果作為父母的可以同心祈禱,效果會大許多。作為一家之主,如果擁有這份屬靈的權柄,或許神會給你恩典,保守你的家庭。」

Robert向我說。一言驚醒,內心非常感動,我衝口而出道:「好,我接受!」於是我祈禱接受耶穌為救主,頓時心安。

此語一出,義無反顧。世強後來說:「爸爸,我等你說這句話已等了二十年!」他們不知何來的預感,早已買備生日蛋糕為我慶祝一番,信主的親人,包括五個歸主的兒女,一群孫兒收到消息,早已樂不可支,晚上實行慶功宴。我心中卻像十五個吊桶,七上八落,茫然不知所惜…

怎麼向宗親父老交待?怎麼了結四十多年來的責任?惟有求主指引。整整一個晚上,我思前想後,好像有了啟示。翌日大清早我找了兩位最親近的族中兄弟,表明心跡。

「從前我也說過,遲早可能會信耶穌,但不知道是何年何日,現在我下決心誠心歸主了…」

之後我作了兩件事,了結前緣,先是辭別祠堂,再到自己作司理的天后廟辭行,稟明自己服待了幾十年,應該夠了,一切到今天為止,從今誠心歸向基督,也請原諒…

我斷了後路,交待好責任,心中平安。到端午節的時候,我再請齊教會中的朋友,由世強率領,大隊人馬來到我家。「家中所有,凡你們認為不當的飾物祭品,可全數除掉!」於是灶君、地主、神像等全部送走。

歸向耶穌,心境變得平和,有了依靠,我一生追求最大的福氣,到如今真正的體驗,就是金錢、地位、名譽都難以換取的天倫之樂。

每晚臨睡前,都有件奇妙的事發生在我家裡。一班兒女,六個孫兒圍在我身旁,女兒教我讀聖經,兒子教我祈禱,孫女唱首詩歌,女婿作個見證,有時不過十多分鐘,但我好開心好開心 —- 耶穌用無形的手,不動聲色地把十多個人的心緊緊連繫在一起,一同歡笑,一同落淚,互相代求,彼此饒恕,溫馨的氣氛,正是中國人說的「承歡膝下」。它勾起我四十六年前初為人父的興奮,重溫昔日溫馨的往事:那時我是廿七八歲的青年,兒女年幼,每逢年卅晚,一家人吃過團年飯後,更衣沐浴,拖一個抱一個的逛彌敦道,從旺角漫步到尖沙咀,沿路談笑甚歡,樂也融融…

行行重行行,星移物換,轉眼兒女成家,兒孫滿堂,如今我是七十三歲了,未想到今天郤又在基督的愛裡 重拾這種舒暢感,與家人心心相印,將來有同一的天家盼望,永遠團聚,永不分離,是天地間至大的福氣!

如今最稱心

信主之後,我日夜為親人祈禱,也經歷耶穌的奇妙。事緣各方友好都知我喜歡賭馬,三十年來風雨不改,賽馬日從未缺席馬場。我更曾向傳媒說過,賽馬不僅是遊戲,更是一門哲學。信主後在馬來西亞遇見一位胡牧師,我說:「我是新丁,怎樣改變嗜好呢?」牧師便提醒我告訴主耶穌。

馬季開鑼,天人交戰,頭一天收到貼士也不入馬場,但在心中貼了幾場心頭馬,全都不中;另一天忍不住在投注機截止前下注,不料按錯掣,空中一場。幾天之後買了一埸三重彩(一場賽事三隻馬全中才算贏),但是臨時改了一隻,就因此而輸掉。心裡明白耶穌要我別再花精神在馬仔身上,還是多一點關心身邊的人更好!

有了耶穌,好比有機會再活一次,二千年六月三日,我信主加入教會。從前讀馬經,如今讀聖經。但我能夠從心裡告訴親朋摯友,今天的流芳最快樂,最開懷,最寬心!

“真神所賜的福,使人福足,並不加上憂慮。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

 

陳流芳太平紳士自五九年起服務社區,先後出任荃灣區議會主席和荃灣鄉事會主席。他有六個兒女,六個孫兒,太太亦在九五年歸主。

陳流芳太平紳士與家人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