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錦培,現年六十七歲,成長於單親家庭,是個獨生子。年青時憑著堅毅勤勞,用二佰伍十元創業,事業一帆風順。雖然經歷生意失敗但仍過著腐敗荒唐的生活,然而內心卻充滿著空虛與不安………直到遇見了衪,生命就不再一樣。

父親在我六歲時過世,十六歲從廣州來港居住。在二十七歲時,我憑著堅毅勤勞和二佰伍十元創立事業,往後十年可算是一帆風順,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我的無知和自卑便湧現出來,怕人看出我的軟弱。為了要突顯我是位大丈夫,不怕老婆;強迫太太跟從我到舞廳和夜總會消遣,證明我做生意應酬是理所當然 (其實是心虛的表現) ,甚至有些朋友的太太都罵我是”衰人”(壞人),把她們的丈夫也帶壞了,但對我卻又無可奈何。我瞧不起那些賺快錢不務正業的人,卻沒看到自己的自高自大,自以為是。

 

腐敗荒唐,空虛不安   

一九八二年,我所有的生意都失敗了。但我並沒有放棄,四個月後捲土重來,從零開始。在十五年內,我的生意比從前更大,但我卻沒有吸取過往失敗的教訓;相反,我變得更狂妄囂張,不可一世,帶著千金散盡還復來的豪氣,揮金如土,胡亂投資,過著荒唐腐敗的生活,但內心深處卻是空虛,幻得幻失,唯有不斷地去追求更多更大的東西,希望能夠填補這個空虛的心靈。當人不曉得人是有限,在無助時只懂求神拜佛的時候,我也跟從世俗,問卜占卦,求預知未來,解決內心的空虛和不安。

 

在荒唐腐敗的生活中,我看到更黑暗的一面,就是婦女的尊嚴被踐踏,遭丈夫拋棄,生活艱苦。當我想起我同樣也有兩個女兒,假若她們也遇上同一遭遇,她們的人生會變成怎麼樣呢?於是,為了使我的兩個女兒在童年時能得到最多的快樂,我便用了自以為是的方法,就是讓她們穿帶名牌衣服、駕駛名牌房車 (寶馬) 、刷信用卡(金卡)簽帳等,以為給她們最豐富的物質享受就是快樂。這無知的行徑,卻險些把她們推進深淵,誘使她們成為物質追求和貪慕虛榮之人。但感謝主!她們在美國相繼信了耶穌,得著聖經的真理和價值觀的教導,否則後果真是難以想像。

 

意氣風發

在我事業上最意氣風發的時候,也是幻象滅亡的開始。於一九九八年,我的生意又再一次失敗,又變成一無所有。感恩的是,大女兒已完成碩士課程,小女兒又大學畢業;而大兒子在美國已能經濟獨立,完成最後半年的課程,小兒子正供讀浸會大學課程,在政府借貸下完成了學業。經濟大不如前,環境也完全改變了,一切已成過眼雲煙;和太太的關係變得更壞,更疏離。在我正考慮是否提出離婚時,與小兒子商討,聽聽他的意見和想法。他聽後卻發出大怒,豪不留情面地質詢我:『爸爸,你究竟懂不懂我們需要的是什麼?』事實上,我真的不明白他們的需要,但看見他的態度,我能確定他對我非常的不滿,唯有暫時放下不提。

 

耶穌,能養活我嗎?

女兒從美國回港後,第一件事便要求我載她到大埔浸信會,並要求我以後每逢星期日和她一起參加教會崇拜。我為了要做位好慈父,只好暫且答應,但不經不覺已十二個寒暑了。回想首年參與教會崇拜,真令我很難受,因着我的無知和驕傲,仍未能放下自我,總是懷疑信靠耶穌,就能養活我嗎?不靠自己的努力,行得通嗎?聽過無數次的佈道會,但仍是無動於無動於衷。

 

神愛世人!在一九九九年的年尾,我在浸會大學的佈道會上,卻有種很奇妙的感覺,很想哭,但又哭不出來,真的很奇妙,這樣我便決志信了耶穌。當我決志後,我就要更深的去認識我所信的神,努力去學習聖經,上主日學,閱讀屬靈書籍。

 

在這過去的十二年裡,我感受及經歷了耶穌的實在,祂真是個又真又活的神。祂沒有應許天色常藍,道路平坦,卻在我困難和迷惘的時候,幫助我,舆我同行同面對,讓我在困難中學習成長,認識真理,使我明白到我是徹頭徹尾的罪人,衪改變了我的生命!因著我生命的改變,太太隨後亦信了耶穌,衪使一個隨時會破碎的家庭得到重新建立!因着我生命的改變,兒女們寬恕了我過往不羈的生活。我得着他們的諒解、釋放與信任,心裡很感恩。後來他們又讓我照顧他們的兒女-我的孫兒,真是哈利路亞!

 

神的恩典夠我用,衪果是真實的。衪使我夢想成真,就是六十歲後能夠再讀書。事實上,我在五十五歲就已經開始讀書,讀的不單止是頭腦上的知識,更是從上天而來的智慧和生命之道。我現在擁有完滿的家庭,四代同堂,過著無憂無慮的退休生活,夢想不單止實現了,還超乎我的所想所求。

 

二零零九年,我加入了商人團契後,生命更覺充實。團契內死而復活的弟兄們互相支持和鼓勵,互吐心聲,無所不談。每當遇著困難,大家都互相懇切地代禱。福音餐會上更載歌載舞,喜樂無盡。這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和憐憫, 神是愛!這些都是未信耶穌的人無法理解的。

 

希望藉著我的經歷,能見證神的大能,讓更多的人認識耶穌,得著從神而來的真平安、喜樂和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