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的金融危機,導致全球風聲鶴淚,大至雷曼兄弟,小至飯夫走卒,無一幸免,我的惡夢亦由此開始。

沒有明天的日子

2008年美國客戶公司倒閉,欠款二仟多萬,工廠流動資金全失,生產極度困難。欠員工薪金,每當債主找黑社會上門追貨款,經理必通知我暫避街外,真是身心疲乏。2009年春節前夕,情況更嚴峻,材料欠缺,貨期緊迫,工人欠薪等問題,最少也要伍佰萬去解決問題。當天晚上,我謙卑地祈求神的幫助。感謝神!最後祂賜給我智慧,讓我說服了客戶,貨物最終及時付運,亦能繳付部份工資。

 

面對資金困難,急需減少開支,我決定裁員和搬廠。但因欠下租金及管理費兩百多萬,政府不准搬遷,無計可施,只有祈禱。神的恩典夠我用,經過多次商討,政府終於讓步,答應只要我先付60萬,以後每月再付20萬便可遷出。感謝主!終於在2009年5月,我搬回自置的舊廠房,免租金,壓力相對也減少了不少。

 

祂為人所預備的 是人心未曾想過的

在工廠出現資金短缺時,我賣了香港兩所房子來減少欠債,同時亦聯絡多間大陸銀行,希望把工廠廠房轉按,但因不答應給予回扣(1仟萬回扣30萬)而不成功。於是,我不斷地禱告,神終於出手。在搬回舊廠房的一星期內,有位素末謀面的大陸銀行副行長,突然到訪。說是從鄉府書記口中得知我的情況,自誇可在7天內批出貸款,當時我認為這事絕對不可能的。哪知他第二天,便約我到他辦公室跟我商議,終於在前後共7天內批出貸款。感謝主!世人眼裡認為不可能的,在神裡都變得可能!

 

人絕望的時候 是神顯大能的時刻

每當遇見困難,我就徹夜難眠,苦無對策,深知只有求告我主。想起基督深夜在客西馬利園求神將苦杯拿去的情境,自己就開始學習每天凌晨4時起床禱告,求神幫忙脫離困境。假若是神的旨意,深信祂會為我開路。

 

我主要來往的兩家香港銀行,雖然已有多年的業務關係,但都是下雨收傘,見死不救,多次的請求,都拒絕幫忙我申請政府的中小企貸款。最後,在一位間接認識的朋友幫忙下,才得到兩家其它銀行批出的兩筆中小企貸款,大大地減輕了我流動資金的壓力。神極其奇妙,祂的智慧超過我們的智慧,祂的能力遠超我們的能力。

 

踏出信心的一步 約旦河才會分開

在這三年多的困難裡,每次我以爲是絕路時,經祈禱後,神一次又一次,派祂的天使在我身邊幫助我。2010年8月,神又讓我認識一位陳老板,他願意以無抵押和極低的回報,出資數仟萬協助我,把生意重新整頓。我們的信心實在太小了,神應許過,只要我們祈求便必得着(可11:24)。在2011年春節前的兩個星期,這位陳老板突然問我是否有資金壓力,若有需要可以告訴他。當我說大約需要一兩佰萬的時候,他竟然反問我一兩佰萬夠不夠。於是,我便鼓起勇氣,告訴他若有三四佰萬會更好。在我開車返大陸廠房的途中,不到一小時,陳老板已存了四佰萬入我公司的戶口。神的作為真的太奇妙了,祂的祝福實在讓我意想不到。我真的不配,但他卻一次又一次傾福於我。正如祂在詩篇裡說:「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祂與我同在,祂的杖,祂的竿,都安慰我。」(詩23:4)

 

萬事的發生都在祂掌控中

在過去的三年困難的日子裡,我亦多次問神,為甚麼讓這些困難發生在我身上。神終於在最近數月顯明給我知道,萬事的發生都在祂的掌控中,在信祂的人身上,祂一定有美好的安排。

 

在2010年年中,海關突然搜查我另外一間有股份的鞋配件廠。我的兩位兄長是這間廠的股東之一,早期我是法人代表,在大陸的司法制度下,法人代表是公司最高的責任人。但在2010年,我因公司財政出現大問題,我的兄長怕我公司倒閉,會影響他們,轉為我大哥做法人代表。海關懷疑我廠的報關員虛報資料,漏報稅款20多萬(在我大哥不知情的情況下),把報關員和我大哥扣押。報關員在驅留所裡被其他人員毒打,當他們把我大哥押進驅留所時,驅留所的人員發現大哥有睡眠呼吸病,需要戴呼吸機才能睡覺,否則會有生命危險。按國家法律規定,凡有特殊嚴重病的犯人,都不能押在驅留所裡。最後,他們讓我大哥保釋候審。最終,我大哥因有病,只被判緩刑一年半。假若我仍是法人代表,被扣押的必定是我,而我身體健康,亦必定會被判刑;假若我被扣押一個月,不用等到被判刑,我公司亦必定倒閉。哈利路亞!神的名是應當被稱頌的!

 

人生下半場 豐盛的筵席

最近,神又再次爲我寫下美好的結局篇。還記得在2009年春節的前兩個星期,我的經濟情況困難到極點時,我的鄉府書記曾多次建議收購我的廠地,但都被我拒絕。現在情況那麼惡劣,被迫忍痛將廠地賣給他,但他竟然借機壓價,出價奇低。最後,我唯有打消念頭。神終於幫我,用那超出我所想所求的價錢,把廠地賣掉,一次就徹底地解決了我所有的問題,讓我走出困境,繼續人生下半場。

 

這幾年的經歷,我的總結是:「主啊,我當年風聞有你,如今我親眼見你。」哈利路亞!

Ricky 鄭鍚雄

 

Ricky 一家人在Island ECC 教會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