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


走過死蔭的幽谷
前列腺特異抗原(PSA)癌症指數由250驟降至正常(0-4)  Marlon張馬龍在2012年9月18日証實患上末期前列腺癌,前列腺特異抗原(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 – PSA) 指數是250 – “高得離譜” (正常是0至4)。隨後做了磁力共震(MRI)掃描,証實癌細胞已擴散至四顆淋巴結及其中一個精囊部位,由於前列腺腫瘤很大,引致我膀胱內的尿液無法完全地及暢順排出,兩位著名的泌尿科醫生亦非常肯定PSA250,是顯示癌細胞已擴散至骨骼中。秀美(我太太)說: “無論任何情況,我們都要讚美主!” 聖靈在2012年9月22日,半夜十一點至零晨四時降臨到我身上,我感覺到聖靈進入了我的體內,我的頸背起了「雞皮」,有種「力量」充滿了我的身體,在我身體裡面推動著,感覺就像「吹脹的氣球」一樣,我的骨骼有像「“被燒”並感到熾熱」,我向神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字, 我宣告神正從我的骨骼中清除癌細胞。」我在2012年9月24日做了MRI及骨骼掃描,MRI掃描結果証實癌細胞已擴散至四顆淋巴結及左邊精囊部位。但感謝主,骨骼掃描証實骨骼中並沒有癌細胞! 2012年9月25日,我們去找另一位我太太認識的著名泌尿科醫生給予醫療意見。他認為我需要立即動手術,他相信就算骨骼掃描結果顯示沒有癌細胞,但骨骼裡應該還有癌細胞的。之後,我禱告一個多小時,尋求神的心意。主對我說:「我已顯示了給你看,你骨骼的癌細胞已被清除了,你為何沒有信心呢?我只需吹一口氣便可清除所有癌細胞」。我再次問:「主啊,不同的醫生給我不同的意見,甚至有互相矛盾的」。主回答說:「留意我所差派的那位,他會稱頌我名的。」 第二天,我們去見本港醫院的一位腫瘤科醫生,印證很清楚。首先,迎接我的是一位老朋友,我並不知道她在放射治療部工作,她如神派來的天使一樣在那裡等候著我。當我見醫生時,發現他是一位謙卑及敬虔的人。他告訴我治療方法後,我邀請他與我一起禱告,我禱告後,他便為我禱告,他並為著有機會服事我而感謝及讚美神,承認神就是醫治者!嘩……正如神昨天對我所說的一樣! 感謝主!這段時間一直禱告無數,我只服用一星期的口服荷爾蒙藥,PSA血液測試指數便降至85.7。我的腫瘤科醫生認為「檢驗結果出奇的理想」,我們的確知道神的醫治已開始了。 太太和我在2012年10月尾開始接受基督教國際神召會(ICA)治療室的服事,在這裡神的同在很強烈。我們透過異象及釋放先知性話語這些不尋常的方式,與神相遇。舉一些例子來說: 第一次到醫治室 – 代禱隊為我禱告,宣告所有癌細胞都要從我身上被剷除剪掉。聖靈臨在的能力很大,我倒在地上,然後感到前列腺部位有微痛及痳痺,就如有些東西從那裡被拔出來一樣。當代禱隊釋放神的聖火燃燒癌細胞時,一種奇怪的感覺通過我的身體,感覺像有一些東西在裡面燃燒著,我的淋巴如煙花般爆發並彈出體外。 另一次在醫治室,當聖靈的能力臨到,我躺在地上,感到我的左邊精囊部位被一種力量“拉揪”了數分鐘。但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神奇的是,醫治室的一位代禱者在不知道我的情況下,看到一位穿白衣的天使跪在我的右邊,花了一些時間,從我的下身部位揪出一些東西出來。 12月12日,我做第三次PSA血液測試,指數跌至9.3,讚美主!!!! 三日後,MRI報告再確定淋巴及精囊部位已沒有癌細胞了,我的前列腺縮小了60-70%,已回到正常的大小,膀胱再沒有任何阻塞。報告結果顯示我的病情已由第四期癌症轉為第一、二期早期。 我在2013年1月9日再做PSA測試,指數下跌至8.2; 2013年1月28日指數下跌至6.9;2013年3月6日下跌至4.3。我在2013年1月28日開始電療 (放射治療),整個療程一共三十八次,2013年3月25日完成。 我的家庭醫生及一位藥劑師朋友都認為這是從主而來的神蹟,單憑醫療及藥物是不會有這麼快的果效,腫瘤科醫生及電療師亦認同我的治療進展得非常的理想。讚美主! 為著神蹟讚美主!我們仰望主成就所有的工作,當電療療程完成後,我的身體便得到「潔淨 、修造、 醫治與復原。」阿們! 他必不怕兇惡的信息;他心堅定,倚靠耶和華。 他心確定,總不懼怕,直到他看見敵人遭報。(詩: 112:7-8 ) 我在2013年3月25日完成了整個電療療程,4月17日做了MRI,結果顯示所有癌細胞已清除,只在前列腺內還留下一條細小的「疤痕」,前列腺大小正常。我在2013年5月3 日再做一次PSA測試,指數再跌至2.19,在正常指數0 – 4範圍之內。讚美主! 2013年5月8日我去見醫生,他對我的進展感到很滿意,他說在未來兩年我會每三個月做一次「荷爾蒙注射」輔助治療,預計在未來數月中,PSA指數會再繼續下跌,之後就靠我自己的身體了,也相等於在乎神了。阿們! 2013年3月10日我出席了ICA教會的代禱醫治報道會,一位由美國加州雷汀市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Redding California)來的狄凱文牧師(Pastor Kevin Dedmon),他邀請那些被神醫治好的人上台作見證,見證神如何醫治好他們。之後再叫那些正在患有或曾經患有癌病的人站起來。我環顧四周,約一千個出席者中,應該大概有一至二百人和我一同站立著。在台上他用手指指著我說:「你曾經有前列腺癌,神已醫治了你。」嘩!他只是第一次見我!讚美主!! 2013年4月20日,我再去ICA教會的醫治室,代禱者為我禱告後,帶領代禱班的姊妹為我祈禱,她說有一個信息從神而來:「主說:『你潔淨了!』」讚美主!! 神已宣告:「我已得醫治!我已得潔淨!」阿們! 讚美主!將榮耀及一切頌讚歸與我主耶穌基督! 後記: 以下驗血結果,顯示馬龍的癌指數正在不斷地下降: 2013年7月24日PSA驗血結果,指數已下降至1.35,10月2日下降至1.21,12月30日再下降至0.9,讚美主! 2014年3月26日PSA驗血結果,指數再下降至0.74,6月10日下降至0.57,9月30日下降至0.41,讚美主! 2015年1月2日PSA驗血結果,指數再進一步下降至0.36,3月31日下降至0.27,到最近6月26日,指數已再下降至0.22,讚美主!     與太太及兒子合照   …
迷城出路
王溢德Sampsun,從小生活在一個沒有大男人當家的家庭,爸爸為養活家庭,只能在外打工,媽媽唯有天天求神拜佛求平安。可是一次意外媽媽不幸的離世,Sampsun原本的驕傲與無所不能的自信一下子崩潰了。當他迷失困惑的時候,卻尋見了真正的平安
變幻人生,誰不變?
陳京Robin,自小喜愛閱讀 「名人錄」,並養成了“金錢不是萬能,但沒錢就萬萬不能!”的思想。可是沒想到接二連三的金融風暴如當頭棒喝地把他敲醒,人生的無常使他迷失了方向。就在此際,他遇見了天使,踏上了脫變的旅程
?在起跑線
黃永賢Jospeh,保險公司分行經理,出生於一個打打鬧鬧、破碎的家庭。自小體弱多病,常孤單流連街頭,無語問蒼天:「為什麼我要生存在這個世界?」 當他感到人生無望時,真愛卻讓他碰見。就是這個「真愛」 把他脫離了死蔭的幽谷,一生一世都跟隨著他。
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
小時候,父親人很驕傲,性格怪癖和脾氣暴躁,所有的親人都很討厭他。從小在不愉快的氛圍下長大,很害怕父親,是家中獨子,所以性格也變得極之自卑害羞,沒自信,不敢抬頭看人,不善於跟人溝通。 11歲從海南來香港,唸完小學十多歲就出來在車房當學徒。人生沒方向,除吸毒以外,賭錢說髒話的不良嗜好都沾染過。22歲那年,有位小學同學跟我傳福音,說什麼聖誕節有禮物派,單純的我就因為想要禮物就在派對裡信了耶穌,很快受了洗。不知為何,我很相信牧師所說的每句話,在他身上我看到上帝是真實的,所以很多事情都願意跟他分享。
耶穌救我命、醫我病、救我家庭!
梁炳強Bee哥,自幼體弱多病,經常進出醫院,自覺人生毫無價值。一次嚴重的工業意外差點兒喪命,沒想到在死亡的邊緣卻遇見了生命的主宰,不但身體殘障得醫治,心靈殘障也得了醫治,還成為無數傷健人士的好幫助。如今,神再次帶Bee哥回到祂愛的親密關係裡,為要提升他的生命,重新得力
不要驚動愛情
影視藝人高晧正,香港歌手、填詞、作曲及節目主持人,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自小不知愛為何物,無數次在跌跌碰碰的愛情中追逐真愛,可是換來的總是傷害及失敗。直到有一次因爭風吃醋而動武,他才恍然大悟…… 原來愛一直都在他身邊!
廢青腦細
大家好!我名字叫許志偉,朋友喜歡叫我“阿Tim”。80後,是個”廢青”,會考攞2分的”驕人”成績。日日只係掛住彈結他,睇youtube,玩facebook,上淘寶。但一次的機遇我和太太做起腦細(老闆)來,我地很喜歡聘用被社會標籤為“廢青”的90後,同這些 “廢青”走埋一起加埋耶穌,又唔知點解公司又發展得不錯。
今天,祂仍活著!
Horace許志勇,自小受突發性流鼻血的纏擾將近二十年,沒想到在大學二年級的一個聚會裡完全得了醫治!現任職高級營業經理的他,多次獲公司嘉許為「最佳營業員」…… 原來祂一直都在看顧著他,祂不是活在歷史,而是今天仍活著的大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