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的約伯

我小時候經常讀聖經,讀得很熟,但就是不信。中學時有一位牧師教我們聖經,為人脾氣很好,看見在課堂喧鬧搗蛋的同學,總是笑咪咪的,對我們的無禮從不責罵。但不知是否真的是人之初,性本惡,這位牧師愈溫純,我們就愈胆大,我想當時他一定覺得我們是無藥可救的了。長大後,以為自己很公義,一直在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做義工,經常挑戰不同國家的政府,為人爭取人權與公平。我覺得基督徒很麻煩,比如我們國際特赦組織一向都反對死刑,認為人沒有權力去處死一個活生生的人,但美國這個全世界最大的基督徒國家就有三十多個州份,到今天仍然沿用死刑,而且我們支持同性戀合法化……反正,總是在許多的事情上,跟基督徒都有好多的爭論。

 

啟發新生命

我太太在1997年開始到教堂,並且帶我兒子上主日學,我每星期日都駕車接送。當時我心裡剛硬,無論太太怎樣邀請,都過門不進教堂。如是者接送了八年,直到2005年的某一天,我太太找來一位弟兄邀請我去一個介紹基督教信仰的啟發課程。很奇怪,小時候聽道,一絲感動也沒有,但在啟發課程裡聽的道,每一句我都覺得是耶穌在跟我講話。在課程接近尾聲的一集裡,提到一個在戰壕裡的士兵,臨死時把一張紙交給他的戰友,請他帶回家鄉交給他小時候的一位主日學導師,多謝他帶領了自己認識耶穌,所以他臨死時都表現得十分平安。結果,這位主日學導師十分詫異,原以為以前上主日學的小孩都是搗蛋王,沒有人會信主,後來卻知道自己以前所作的工作完全沒有白費。看到這裡,使我回想起自己小時候的反叛,但耶穌從來沒有因此放棄過我們任何一個人,這使我十分感動,於是課程未完我就信了主。

 

病患中不停讚美主

那時候因哮喘的緣故,我的身體很差。除咳嗽之外,上樓梯時常無力氣,氣喘得很厲害。就在決志信主後不久,有一天我心血來潮,去了公司附近的中醫診所看病,那里定期有大陸來的中醫教授看診。那位教授一看我,就發現我有嚴重的心肺問題。於是我又找來一位心臟醫生再看,連同我的外母(她是X-Ray醫生),反覆印證我的病歷,結果證實我心膜在過去十二年,由我兒子出生因感冒引發的心膜炎開始,就已不停地增厚、角化和變硬,壓得我的心臟都變形,名符其實是個心硬的人,並隨時有心臟衰竭而死亡的可能。這個罕有的病令我水腫、氣喘無力,普通的醫生都不認識,以致誤診為哮喘。

 

不久,我進了養和醫院做三日兩夜的檢驗,第一晚相安無事,誰知道第二天早上我太太來探病時,她頸上無緣無故地腫起來,後來才發現她有甲狀腺腫瘤,結果我們兩人都要做手術。除了做手術,我們適逢要搬家,那時真是倒瀉籮蟹(亂七八糟、手忙腳亂)。來醫院探我們的弟兄姐妹都很擔心,怕我這個新信的人要埋怨耶穌。哪知他們來了醫院,見到我們都是開開心心的,不但絕無埋怨,反而不停開口讚美主。

 

 

主賜新心靈

今天我信了主,回想以前心硬的我,覺得好慚愧,現在我更加能確定我找到的是個真神,因為只有真神才不會嫌棄我們這些自以為是的人。我心硬,耶穌真的來打開我的心,不但把我堅硬的心膜拿走,祂更賜我一個新的心。

 

之前提過我多年在國際特赦組織服侍,今天我仍然是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三位信託人之一,自信主以後,我在行動上是更加的入世;在人權基本信念上,其實沒有改變,改變的是我現在認識到怎樣以基督徒的身份,接受分歧,以及看到自己的不足。以前的我,自以為很公義,原來我的公義在神裡面是這麼的渺小;我們的公義可以用尺來量度,而神的公義就好像天那樣高;祂的公義包含了大愛,是無可量度的。

 

「開心人」樂隊

信主之後,我好想唱詩歌讚美神,於是就去學結他,成立了一個福音樂隊。我彈低音結他,兒子打鼓,太太彈鋼琴,加上教會的兩個好弟兄彈主音結他,我們就為樂隊改名為“開心人樂隊”,英文是The Heart Openers。這個樂隊名字有三重意義,中文是Happy的開心,英文是打開人的心,還有一個意思是「做過心臟手術的人」,因為除我以外,樂隊裡的另一個結他手是個換心人。

 

感謝主,我們的樂隊成立之後,祝福了教會裡很多的資深教友,重新點燃他們愛主的熱誠,今天愈來愈多弟兄姊妹加入以我們“開心人樂隊”為中心的音樂團契,經常到學校、老人中心、戒毒所等去做佈道會。每次看見有人聽道受感動決志信主,看到生命得改變與造就的快樂,再次使我體會到,原來信主真的是很開心的。

 

我希望未信主的朋友們,都可以與我一同分享這個喜悅。

廖玉堂 (Denny)

 

 

 

廖弟兄與太太合照

[開心人]樂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