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race許志勇,自小受突發性流鼻血的纏擾將近二十年,沒想到在大學二年級的一個聚會裡完全得了醫治!現任職高級營業經理的他,多次獲公司嘉許為「最佳營業員」…… 原來祂一直都在看顧著他,祂不是活在歷史,而是今天仍活著的大能者!

我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已經上教會。聖經的故事,從小到大,我已聽過千百遍。上教會有朋友一起玩、吃茶點、又有禮物收……上教會已成了我的習慣。但我只覺得耶穌是一個歷史人物,跟我的人生沒有關係。

靈的震撼
到了1992年,我唸中二,有位同學邀請我參加佈道會。講員是一位知名演員喬宏叔,他跟我們講述了他剛到以色列旅行的經歷,去了很多耶穌曾經去過的地方。他說了一件是我從未聽過的事,就是釘十字架的人,好有可能不是釘在手掌上,因為人有重量,釘會把手掌心的肉劃破,從十字架上掉下來。所以羅馬人有可能是把釘釘在人的手臂骨中間,釘會把手臂肌肉劃破,血就會從手上不斷地流下來。行死刑的方法有很多種,由幾秒到幾分鐘,犯人便一命嗚呼,但釘十字架卻要數小時,人才會漸漸從極度痛苦中死去。這對我來說是件新鮮的事,我為之震撼。不單如此,喬宏叔說耶穌沒有犯下彌天大罪,祂以無罪代替有罪,為了我們每一個人,包括我自己的罪的緣故而被釘十字架。

聽完後,我十分感動,於是走到台前祈禱,邀請耶穌進入我的心,接受耶穌為我生命的救主。

今天,祂仍醫治
我返教會多年,自以為熟悉聖經,對聖經裡耶穌幫人醫病趕鬼的事,自以為只是一些發生在2000年前的歷史,自覺不會再發生在當今科學的年代。奇妙的是,耶穌讓我親身經歷到祂醫治的大能。

從小到大,我一直都有突發性流鼻血的問題。有時候早上起床,滿臉及枕頭都是血;有時候上課,弄得功課及書本血跡斑斑。我一直都不覺自己有問題,因為我的哥哥和表哥們都有同樣的情況。直到中二那年,我在課堂上流鼻血,把坐在我旁邊的同學嚇得面色蒼白,那時我才發覺自己不正常!

2001年1月,大學二年班那年,我參加了一場聚會,有一個美國來的牧師教我們奉主耶穌的名,切斷一切來自家族的咒詛。當時我想這可能是個好機會,於是,我便嘗試跟著她一起禱告。結果禱告後的幾星期,我間中有那種十分熟悉、快要流鼻血的感覺,但奇妙的是,我居然沒有再流鼻血。至今已經超過十年了,我的鼻子完全被耶穌醫治好了!

我深信這不是偶然,而是耶穌的能力,真正地醫治了我。跟我有同樣毛病的哥哥,幾年後也做了同樣的禱告,結果都被主耶穌治癒了!讚美主!

祂的預備,超乎所想所求
2006年我轉了工作,新工作是上門推銷家居清潔系統。由於要讓客人在家看示範,所以星期日是最忙碌,最多客顧的日子,也是收入最多的日子,一天的工作收入可達萬位數字。但星期日是安息日,到教會見主的日子,所以我加入這工作以前,已決定星期日不工作。我的上司和同事當然不理解我的決定,甚至乎以嘲諷的眼光和話語對待我。但耶穌是一個奇妙的神,在祂奇蹟般的幫助下,我的業績不單沒比別人少,反而屢次名列前茅;更奇妙的是,老闆看見我的堅持,竟然改了公司的制度,要求同事將那些在星期日替我做示範所衍生出來的第一個客人,要歸還由我跟進,如此我便繼續有見客的機會。

主耶穌的預備真是超乎我所想所求,將榮耀歸給耶穌!

Horace、太太Agnes和兩位可愛的孩子

Horace全家參加聖誕活動

Horace夫婦出席商人團契2016年情人節舉辦的「太太我愛您」晚宴

Horace多次獲公司嘉許為「最佳營業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