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得志

我是黎明峯(Desmond),祖父是校長,家父對我們姊弟成長過程監管甚嚴,連周日也要早上七時起床,他總愛夏天行山,冬天游泳,如果我的嘴臉稍有些微不滿,他便責罵,更甚的是連冬天也不容許我沖暖水浴,長大後明白到這是意志的鍛煉,父親用心良苦,為要我們成為能夠承擔大公司的人材。

 

85年美國大學畢業回到父親公司從低做起,公司一直發展得很好,三姊弟也幫父親工作。其後跟美國公司合併,在紐約証卷交易所上市,我亦有幸當了美國上市公司董事,主管亞太及全球OEM生意;當時我只有34歲;公司很國際化,我曾分別管理日本及美國員工,更收購了當時美國最有名的家電品牌公司,此時公司在美國、日本、歐洲、墨西哥、國內及台灣都設有廠房及辦公室,全球職員及工人超過4萬人,公司亦不時邀請哈佛大學教授交流商政策略;我亦曾與政府高官到美國遊說301反傾銷反補貼法案,到過美國國會山莊作聽証及遊說,獲當時副國務卿,亞太商務代表主管USTR級官員接見。

 

生活富裕,乘坐私人飛機觀看藍球賽,飲的都是頂級紅酒。2004年原公司被另一家更強大的公司收購了,唯新公司仍很重用我。

 

少年得志,但原來驕傲真的會蒙蔽人的眼睛……

 

拜偶像的陷阱

之後因公司越變政治化,我便在2005年跟姊姊一起離巢開新公司;在初期,為想得到更多生意及財富,便聽從朋友介紹去拜偶像求生意財富,其間過程奇實很可怕和不安,但我們仍深信不疑,不過這卻是詛咒的開始。拜偶像的初期,好像一切很順利而且生意越做越大,但因選擇客戶取向,跟姊姊鬧翻了,她亦離開了公司,剩下我因太多事情要處理,開始下放更多權限給下屬,而過份誤信下屬亦給自己埋下了一個不能逆轉的陷阱。在頂峰時有位國內豪客想收購我公司,但我看不起對方沒有理會,這位豪客因而改變策略,全面收買我的下屬及國內客戶經理,他的部處行動心思慎密,在我還歡呼一切成功順利的情況下,他已把我工廠大部份的技術及產品資料偷偷轉移了,不單如此,他亦同時跟供應商勾結,在重要時刻切斷物料供應鏈,以致我無法如期交貨而被客戶投訴,而被收買的客戶經理就在這刻提出用兩間供應商同時供貨的建議 (令我負債更多),

我卻無知地還以為公司上下一心,最後才知原來只有我一人在抗敵。遲交貨被罰款,昂貴空運費用,毀約罰款,繼而失信客戶生意流失,廠房亦已局部停工,我每晚都不停地聯絡各客戶求原諒卻沒結果,只有望著月亮感慨,一愁莫展至淩晨,活得不似人形亦苦無對策。

 

死亡的催迫

由於局部停工,在微小的收入下每月仍要支付數百萬元的支出,迫不得以下向外借貸,顏面盡失,不但如此,竟有人同時誤傳公司倒閉,一群不知明的供應商及工人強進工廠,搬走大部份機器抵債,縱使通報公安,但公安到場後卻不予處理就離開了,隨後另一班惡人又到工廠搶掠,經這—劫,工廠已滿目蒼痍完全無法運作,更要命的就是一星期後事件曝光,我即時要面對銀行催迫還債,還有工人工資,稅局及海關款項要支付,所有債務要於一星期內繳付;工人及供應商更告上法院凍結我的銀行戶口,更發出法院通緝令緝拿我這個法人,出街被惡霸跟蹤及包圍,這一切令我精神處於崩潰邊緣,甚至想求死挽回面子和尊嚴。

 

生命的柱光

就在這時,神籍著一班商人團契(FGB)的好弟兄,把我從絕望邊緣拯救過來,他們讓我認識耶穌,並帶領我開口禱告,悔改信耶穌,弟兄就像神派來的天使一樣,一步一步的帶領我這迷途羔羊步出死亡,讓我知道藉著信靠神,凡事禱告交託,在困境中亦能找到出路。事實上,真的有奇蹟出現,那些惡霸再沒有跟蹤我,纏身的官司我亦獲勝了,又與姊姊復和,細女兒年幼時有讀寫障礙由於不斷禱告在英國畢業時竟得全校最優秀學生銜。我曾因生意失敗,—厥不振,並走過死蔭幽谷,但神重新啟動我,讓我重拾千倍百倍的信心繼續邁步向前走,更感恩的是,弟兄們為我禱告,因當時我還是處於一個不大認同失敗的謬想,他們不斷地用生命見證來鼓勵我,帶我到教會學習聖經真理,讓我最終明白應當決斷地放低過往的纏慮跟隨耶穌,祂必會有新帶領和安排,讓我重新出發,從那時開始我整個人都改變了,全心全意信服耶穌並積極參與事奉,及後亦跟隨FGB領袖到美國拜訪,當中認識世界各國不少職埸領袖,亦有幸和已故佈道家布永康牧師見面,及到邁亞密向佈道家馬都納多團隊學習,2018年更與眾教會合辨馬都納多超自然和聖靈同行特會;同年更與 FGB領袖到非洲尼日尼亞拜訪FGB全球最大團契,他們非常火熱、工作或生意上卓越,有二十多萬會員。感謝神!祂不但在我死亡邊緣中拯救我,亦開了我的眼光,明白我過往的驕傲,帶領我及我的一家重新出發。

“我雖行過死蔭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篇23:4)

與太太合照

一家到外地旅遊

(左二)大女兒, (右一)細女兒

Desmond 幸得FGB弟兄相助(左一)Samuel郭耀銘, (右一)Jimmy 雲海洪

與佈道家布永康牧師(中間)合照